顶点小说 > 煜景而归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准你高攀

第一百六十二章 准你高攀


  长孙景淮面上倒是十分平静,歪着头看她一眼。

  轻笑一声,将手中的酒坛子往桌上一放,道:“喝两杯?”

  “你是谁?”沈煜宁有些戒备的看着眼前的人。

  尽管长得一模一样,语气一模一样,可自打刚刚开始,她便一直觉得,眼前这人有些不大一样。

  且不说那随口而出的轻薄之话,长孙景淮会半夜来她屋里,只为了约她喝酒?

  这事怎么看怎么诡异,莫不是易容术?

  她眼神实在诡异,长孙景淮似觉得十分有趣。

  也不解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凑近些,轻声道:“你说我是谁。”

  熟悉的青竹香传来,沈煜宁稍稍退后几步,冷声道:“殿下想喝酒,还是去南苑寻冉太医的好,深更半夜……”

  “沈煜宁。”长孙景淮面上戏谑之色收尽,语气十分严肃。

  沈煜宁口中话语一顿,愣愣站在原地看向他。

  屋内寂静无声,屋外月色如银。

  四目相对,长孙景淮率先道:“陪我喝酒。”

  沈煜宁微微皱皱眉,猛地伸手朝他脸上捏去。

  她用劲十分大,少年那俊俏的面孔顿时扭曲一片。

  “你这是在轻薄我?”长孙景淮一把将她手抓住,低声道。

  沈煜宁:“…………”

  确定了这人没有被掉包,沈煜宁眼底神色越发诡异。

  这人发什么神经,好端端的半夜里跑寺庙里找她喝酒?

  “此乃佛门重地,饮酒还是改日吧。”

  虽不知道长孙景淮出于什么目的找她喝酒,但她却是不想同他共饮的。

  “你还信佛?”长孙景淮抱着手,随意道:“你不信佛,又何必装出一副虔诚的模样。

  他盯着她,目光锐利如剑:“沈煜宁,你在怕什么?”

  长孙景淮没有说错,她其实不信佛,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她只坚信,那些个欠了她,利用了她的人,她势必要讨回来,不管用什么手段。

  沈煜宁目光陡然变得幽深,袖中指甲深陷进肉里。

  自打她成了沈煜宁之后,心底便一直隐隐不安,这股子不安在来到这寺里之后越发被扩大到无处遁行。

  占用了别人的身子,她如何能不怕。

  如今的她,就像是个小偷,偷偷摸摸享受着沈家对这小姑娘的疼爱。

  而这庙宇里,那一声声的钟声和木鱼声里,似乎是在一遍一遍的提醒着她。

  她如今拥有的一切,她的大哥,她的父亲,她的祖父,她的丫鬟……

  这些全都是偷来的,本不该属于她的。

  她怎么能不怕,若这突如其来的恩赐,又突然被无情的收回……

  沈煜宁心神有些不稳,月光下,面色难看的厉害。

  长孙景淮眸中锐利稍敛,伸出手朝她身上一点。

  随手扯过一侧屏风上挂着的大氅,罩在她身上。

  随口道:“佛门重地不能饮酒,那便就换个地方吧。”

  他话落,一把揽过小姑娘的腰身,拎起手边的酒坛子,抱着她跳出窗外。

  山里,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至,长孙景淮侧目,看了眼怀里的人。

  沈煜宁低垂着眸子,看不清神色,一言不发。

  长孙景淮轻笑一声,低声道:“别怕。”

  沈煜宁静谧的眸光动了动,看了眼他拎着手中的酒坛子,依旧不接话。

  风声呼啸,不过片刻,两人便到了离寺庙不远处的山坡上。

  长孙景淮平稳落地,将怀中人松开,伸手解了她的穴道。

  将手中的酒递给她一坛:“这里不是佛门重地了。”

  他眸子似笑非笑,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

  沈煜宁得了自由,转身坐在一侧的石头上,并不理他。

  长孙景淮看了石头上气闷的小姑娘一眼。

  语气略带不悦道:“跟沈睿喝酒时候,可不见你这般忸怩作态。”

  沈煜宁心底烦闷,瞪他一眼,一言不发接过他手中的酒坛子。

  那酒坛子并不算大,她单手托着。

  看了眼前的人一眼,一言不发,掀开酒塞,直接往嘴里灌。

  香醇的酒香充斥在鼻尖,隐约带着丝丝梅花的香甜。

  酒香宜人,入口间带着丝丝清甜。

  沈煜宁手中一顿,面上一变,猛地朝着眼前的人看去。

  这酒,是她亲手所酿,他从何处得来,如今又是什么意思?是试探还是凑巧?

  这个人他究竟知道了什么?

  长孙景淮似感觉不到她的略显锐利的目光。

  他看一眼天际皎洁的月色,轻笑一声,将手中的酒坛子掀开。

  仰头,将手中酒水斜斜倒入口中。

  他动作优雅,沈煜宁看着他微微扬起的侧脸,眸中神色莫名。

  “你方才轻薄与我,如今又这般深情凝视。”少年语气轻柔,转过头与她对视。

  眸中满是笑意,他凑近些,贴着她的耳边,低声道:“沈煜宁,你莫不是喜欢我?”

  “胡说八道!”沈煜宁心底一跳,猛地将他推开些。

  “哈哈哈……”少年被推开了也不见恼意,大笑几声,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眸中风流无限。

  沈煜宁皱皱眉,原本要质问的话语便这般被堵在喉间。

  长孙景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笑意盈盈道:“本殿下姿容无双,你爱慕本殿也实属常事。”

  她倒是没发现,长孙景淮竟是这般不要脸面。

  不对她从前也知道这人不要脸面的,只是没想到如此厚颜无耻,跌倒黑白。

  “殿下说笑了,殿下姿容无双,小女不敢高攀。”沈煜宁垂着眸子讥讽出声。

  “你不必妄自菲薄,本殿,准你高攀。”少年笑意盈盈,似乎颇为认真。

  沈煜宁:“……”

  这么一打岔,倒是让她原本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沈煜宁不想与他纠结这等无聊之事,垂下眼眸,看了看手中的酒坛子,神色莫名。

  半响,她深吸一口气,她轻声开口:“哪里来的酒?”

  “宫里拿的。”少年不甚在意:“入宫找点东西,闻着酒香便顺手拿了两坛。”

  宫里偷来的?

  沈煜宁实在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紧皱着的眉头却是不自觉松了些。

  得了这等回答,不自觉便有些高兴。忍着笑意道:“一朝太子,入宫行窃?”

  “说什么行窃。”长孙景淮面上有些不悦。

  沈煜宁点点头,开口道:“嗯,顺势而为,明目张胆不算偷?”

  她想了想,试探道:“只拿了两坛?”

  长孙景淮撇她一眼,语气恶劣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煜宁一咽,扭过头去,灌一口酒,不再看他。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8/38140/480423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