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情蛊的形成 > 第45章:一路狂奔

第45章:一路狂奔


  田石回到茅山走到了茅山掌门跟前,双腿跪地“弟子无能,请责罚,所有的所有由弟子来承担。”

  茅山掌门叹了口气“唉,天下风云又起祸端,定数已定,乾坤无力改变,这就是定数。”

  “弟子不明,请明示。”

  “千百年来安然无恙,稳,道之根本,即将有人填补封神神位。”

  田石吓得瘫在地上,半天说不出话,难道茅山弟子,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没有抓她回来,放师妹一马,即将铸成大错,不会,绝对不会,抓回来,也只是她的人,她的心是无心修道。

  “田石,你作为茅山情字辈派大弟子,有些事情必须知道,不能逆天而行,记住每弟子的生死门”

  “师父,弟子不明。”

  掌门抬头看向远方,田石顺着尊上目光看下山下九州大地,既然看见了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一声叫道:“罪徒你好大的胆子,还不速速给我回茅山,洪花,将那罪徒即刻押往茅山受刑台受刑!”

  见自己就要被带走,瞿缘一时不知所措,跪下来求饶,求饶都没看见法尊放过她的意思,然后抬起头小雪一声叫道。

  小雪看到这情况不想跟法尊纠缠,使出全部真气,一掌打在他的肩上,直灌而入的内力可以将执法长老的五脏六腑七通八脉给震碎。执法长老不闪不避,却仿佛打在石头上坚硬无比,执法长老的内力深不可测,小雪感到自己经受了伤。

  小雪自知道术比不过长老,却硬撑着一口气想速战速决。长剑一挥变成了千万把剑很空中盘旋,仰天长啸嘶吼,四处爆破声惨叫声不绝于耳。长老用法术在地面达成了一个护心照,护心照白色透明,把飞来的剑挡在了外面,却反弹山中飞去,山中鸟兽直穿身体而过,穿过而死,足有上千山中精灵。

  法剑?长老心头一惊,刚才已经受了内伤还敢用如此招式,果真是不要命了!

  “叛逆的歹徒,想跟我拼命,今天留你不得!”长老厉声呵斥,全身真气往手上凝结,真气瞬间透明犹如剑刃。

  小雪忠心护主,快要滴出血的眼睛俯视长老嘴巴诳语连天“就算是死,我也要你们一起陪葬!”

  美艳红唇开合,长发在狂风中飘摇乱舞,强横霸道语句滔滔不绝。语音漫天飞舞,在他身旁环绕不息。

  瞿缘洪花呆住了,周围所有人也都呆住了。

  很安静,只有风的声音。长老的手轻轻抬上去一点了仿佛有暗云翻涌,只是身子轻轻向前倾了一些,刚要迈步。

  瞿缘吓得腿软,马上跪倒在地,使劲磕头:“长老!不要!求求你!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跟小雪没关系!瞿缘甘愿受罚,不要伤害小雪,再严重的刑哪怕就是魂飞魄散毫无怨言。”

  周围的所有人这一刻才又能够开始重新呼吸,急剧地喘息起来。刚刚那一瞬间长老散发出来的杀意实在是太惊人太可怕了,天地都凝固了一般,连抓她们回去的茅山弟子们都不由得替小雪打个寒战。

  长老冷冷扫了跪在地上瞿缘一眼,看着这么叛逆罪徒,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手由自主握得更紧了。

  然而田石看到此时,跪地往前走“师父,这可如何是好。长老,守住地仙之法铁面无私!而且无情无义,无人情可言。”

  田长老皱眉道“呵呵无情无义,无人情可言,执法长老知道了会把你千刀万剐。”

  “我宁愿他杀了我,也要保护好每一个师兄师妹虽然她犯了戒,但是…唉。”远远看着瞿缘和小雪。

  见小雪不再抵抗,瞿缘总算松一口气。小雪脸色苍白一屁股坐在地上,瞿缘知她有伤又怕伤势加重,只是她在强撑,生怕再事端,所以瞿缘答应愿意回去受罚。

  弟子们听到愿意回茅山,执法长老转头望向洪花,洪花神情害怕说道:“她愿意回茅山,我只想陪一下瞿缘。”洪花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不…。”连续说了好几个不字“是看着她,不让她再逃离我的视线。”

  执法长老沉默算是应允,瞿缘望向四周,山林之中此刻精灵己是尸横遍地。这些,又都是她造的孽。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想到受刑台心里直打啰嗦,往后退了几步。

  “逆徒你还敢跑。”

  瞿缘被捆仙索牢牢绑住,倒在地上她开始拼命的挣扎,没想到这捆仙索,越动越紧,最后气都出不出来,只能出微弱的气息,感觉死神的到来。

  田石此时走在殿门口俯视着这一切。害怕得心脏不停的嘟嘟的跳,没有人可以在执法长老手下救人,就是连掌门也做不到,如果执法长老想让瞿缘死,她就真逃不过了,哪怕她是神之身,也凶多吉少。田石依旧望向他们。

  执法长老拿着短剑:“叛逆罪徒我再问一次,你为何私自偷下山还盗茅山神器?”

  瞿缘拼命摇头,依旧吐词不清,无尽话语无限思量思考,也不敢说,是向国文送她的防身之物,只苦苦一笑。未待做好准备,捆仙索紧紧的锁住越来越紧,双手双腿,忍不住一声凄厉惨叫,听得众人一阵胆寒。

  瞿缘颤抖着闭上眼,如此之疼从手一直蔓延到四肢,疼到头皮都发麻额头汗水嗒嗒滴。汗水顺着额头流下。

  小雪哭喊着,挣扎着上前又被洪花硬拖住,拉了回去。紧接着又是全身上下开始紧缩,瞿缘不再失声惊叫,却仍是疼痛到咬破下唇。

  接下来是双脚、膝盖、骨头、手臂、锁骨等,都可以看见被捆爆了的感觉,瞿缘已经昏迷的状态。小雪叫了一声小姐就晕了过去,田石、洪花、小师弟、情字辈所有的弟子等人都是双眼含泪,几乎不忍再看。

  捆仙索把她捆得五花大绑,瞿缘已是奄奄一息,她身已去知己,魂魄也将散,疼得几度昏死过去,又再次被法力强制唤醒。

  好痛,可不可以直接让她死,不要再这样受折磨?她想要自我了断,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呐喊着,只盼着自己早点死,一切早点结束。

  周围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死神气味“师父,这……。”大师兄田石千里传音求情,不停在地上磕头求情。

  执法长老依旧面色平静,只是有些不明他都知道的,心中一下子明白,望天修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指微微颤抖。“停——”他突然开口,瞿缘整个人感觉轻松了很多。

  田石大惊,摸不着头脑,自己千里传音求情,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一头雾水。

  瞿缘被绑得太紧,面色苍白,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长老。

  长老手一扬,仙索松落,嗖的一下回到了手上。

  洪花又惊又喜,不可思议师父终究心软了,洪花,使劲的摇叫小雪“快醒醒,快醒醒。瞿缘这回总算是躲过了一劫。”

  却没想执法长老竟高声千里传音回望天修阁:“瞿缘是茅山乃至天下的罪人,难道真的天意不可违吗?难道遗祸苍生,是天道吗?今天我就试试逆天而行。”

  周围一片哄然,田石不知所措执法长老说的是天数,身为茅山大弟子虽学了一些,但法尊说的太过深奥无法参透。

  瞿缘惊得更是面无血色,想爬起来,但身体脚已经失去了知觉,颤抖着双唇连连摇头:“长老,我不是……我没有害任何人,今天不会,以后也不会,我保证,求求你放过我吧?”

  执法长老步步走近,死神到来,今天非要杀了她不可。四周一片死寂,万众惊呆了。

  瞿缘害怕,拖着重伤的身体拼命向后挪,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动弹不得。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影一步一步地向她走了过来。

  “我错了,弟子知错了,长老求求你,不要……弟子知错了”,在生死攸关,人的本性不由得她,害怕得如同孩子一样慌乱无措地哭求了起来。

  执法长老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袍袖迎风一扬“短剑。”

  洪花、小雪、田石等人,完全呆住了,长老竟然、竟然要用短剑来杀她么?那是茅山圣物,元始天尊随身法器,天尊去了三界之外后,留下的镇山之宝,此剑一出不可设想,他竟然要残忍到用短剑来处罚茅山弟子?

  “长老,求你,不要……至少不要用短剑……。”她手稍微有一点知觉一只手抓住执法长老的衣服长袍,惊慌失措地苦苦哀求着,然而口吐鲜血染红他雪白的袍子。

  执法长老皱起眉头:“当初在受刑台我一时心软没把你杀掉,情根未除既然你还,犯下如此弥天大错!盗走茅山圣物短剑……。”

  瞿缘此刻已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拼命地摇头,眼中流泪无尽哀恸与乞求。

  执法长老举剑欲刺,刚刺进他的胸膛,却惊异地发现手中短剑竟突然生出一股反力来,剑身震动,他几次运劲却始终刺不下去,反而几乎让剑脱手飞出。短剑极为灵性,跟随瞿缘已久,虽未完全臣服,但已经见了她血,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变成了完全臣服。

  执法长老往前面走了几步突然双脚跪地,头望向,天空:“师父,弟子恪守严规,千百年来安然无事,难道这是天意嘛?天意不可违吗。”

  突然又站了起来,面朝瞿缘哼……“今天我用你用定了!”长老大怒,手指狠狠在剑身上一弹,真气顿时注满剑身。

  “不要!弟子知错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瞿缘哭喊着,身体拼命的往后退。

  执法长老手指一点短剑,剑飞空中旋转,大家惊呆了,心想,这次她完了,长老手起剑飞,没有丝毫犹豫,瞿缘惊吓过度本能一声惨叫“救命啊。”

  短剑刚要碰到她的身体,突然空中剑停顿原地旋转,发出嗡嗡的声音,剑发出层层白光,极大的法力,让长老站不稳,后退了几步,然而剑回头速度之快,执法长老身上大大小小的气道和血道全部被刺破,真气和内力流泻出来,全身筋脉没有一处不被割断。

  整整有一百剑,长老死尸一样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着,眼神空洞,面色呆滞,动弹不了,短剑留下来的伤痕,鲜血几近流干。不光失去仙身,失去所有的法力,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别说行动,就是直起腰甚至转动脖子都再做不到。

  掌门高高地俯视着他,用手一指,一道白光从茅山顶上直射,照在他的身上,很快止住了血,但生命已经危在旦夕。

  执法长老哈哈大笑:“师父弟子今天劫数难逃,你说过逆天就是我的劫数,这是天意,哎……天意不可违,罪徒听着,绝情断意,断念绝情之时劫数难逃,就是你祸害人间之时,人心是善良的,是这个世界的万物带来了邪恶。”

  此时瞿缘已经昏迷过去,说什么她也听不见,没有半点反应,所有人都震惊了,空气中依旧浮动着死神的气息,洪花一等人心下一片凄凉,执法长老虽然是止住了血,残喘呼吸,已经感觉到死神到来。

  执法长老招手道:“这是我的劫数,不准哭,我即将归位,我已经听见了天上的呼唤,我该封神后补报到了。”

  众人不语,这样话的洪花她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谁还敢吭声。

  洪花抱住长老在一片血泊之中,想抬起头,但慢慢闭上眼,却仍只见得一片眩晕,莫名情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孽徒瞿缘,将要犯下大错,要挽救,以避免心魔出世为祸苍生。今生做事来世还,茅山众人虽不足以偿还和弥补她犯下的错,虽不能阻止,却可以劝阻叫她好好静思参悟。众仙慈悲,就算是心魔,若能放下屠刀,要给她一个向善的机会。她年纪尚小,还未能清楚辨黑与白,劝阻为主,由她们去。

  “师弟!”洪花感到疑惑,执法长老平时不讲一点情面铁面无私,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慈悲。

  “茅山以后的兴衰”话都还没说完,眼睛慢慢的慢慢的闭上,眼睛想睁开可已经无力了,法尊走到了终点。”

  “长老!”弟子们惊恐万分全部跪下哀嚎声密密麻麻传遍了整个森林。

  “长老,瞿缘就是罪魁祸首,错了就是错了,总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茅山的门规怎能当作儿戏?”洪花气得唇都抖了。小雪看着情况不对,凭空而起,抱住瞿缘逃之夭夭。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8/38137/527400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3d试机号 体彩p3 黑龙江十一选五 欢乐彩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 牛达人配资 澳洲幸运5定位技巧 财富之都 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北京时时彩 超级大乐透基本走势图图表 安徽11选5开奖直 城市猎人 购买股票的手续费 三3d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11选5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