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姜酒里 > 第三十四章 天黑,请闭眼

第三十四章 天黑,请闭眼


  夜晚,万籁俱静,却总有那么一处地方灯火通明。

  汗水如同溪水的分支,四处游荡,浸湿了后背,也滑落在雪白的山峰之间。

  舞台上是个冷艳而性感的女王,此时却只是个狼狈不堪的小女人。

  眼神满是不服输的狠意,不管如何疲惫不堪,哪怕是精疲力尽到摔倒在地,她都一次次站起身。

  忍住了疼痛,艰难地扶住了不停颤抖的双腿。

  不管跌倒多少次,再鼻青眼肿,碰撞到多少阻绝坚厚分割的高墙,即使头破血流,她也不会后悔,这就是梦想。

  她很喜欢跳舞,可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曾经最喜欢做的事情,成了自己的负担,那又该怎么办。

  所以她现在有些迷茫了,于是只能再次摔倒在地。

  嘭——

  咬紧牙关,感受到眼眶有些蠢蠢欲动,便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后,继续挣扎着起身。

  对现在的她来说,人生的艺术更像是一场摔跤,而不是一场舞蹈。

  她的精神还想继续舞动,可她的身体却在大声哭喊:

  “停下,你不能再练了,求你了,你是会死的!”

  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于是她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注重果实,而非花朵。

  重重地跌坐在窗边,凭窗远眺,黝黑发亮,带点微卷的长发拢成高高的马尾辫。

  身穿黑色的背心,此时已经被汗水彻底的浸湿,紧紧地贴着身子。

  一阵孤寂感油然而生。

  眼神迷茫且出神地望着窗外的夜景,她不知道,自以为的坚持,究竟能不能像这黑夜一般,熬到能看到曙光的一天。

  时间不会停止,每分每秒都会留有痕迹,就像此刻,它附在了汗水的行踪轨迹上缓缓地流进了她的眼睛里。

  那么,她就会有理由,告诉自己是因为眼睛里有东西了,才会掉下眼泪的。

  伸出手把窗帘拉下,因为没有毛巾在身旁,她便直接脱下了黑色紧身背心,把脸埋在了上面。

  曲起那欣长健美的双腿,从侧面看去,那玲珑有致的曲线,显得格外的诱惑迷人。

  哪怕一个人独处,她也下意识的掩盖自己脆弱的一面。

  ——

  “真的搞笑呢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又为什么要怂那个灭霸?果然我还是不喜欢当英雄。”

  课没上完多久,刚想回宿舍睡觉的阿姆又被人威胁着来她的公司补课。

  他对制作组的人真是无语了,那些练习生禁止条例都是摆设吗?

  至于他被威胁的理由则很简单:

  “你敢不来,接下来的日子我就会重点疼爱你。”

  现在回想起来,阿姆觉得这女人说的简直就是鬼话连篇。

  没来之前不也一样,爱没有感受到多少的,疼倒是每天都很疼了。

  哪有人上节目带戒尺的?!错了就动不动打手心,幼不幼稚!

  不知道自己最怕疼了吗?

  节目组还说要剪辑掉那些他被打手心的画面,他这是上节目还是当军人?!

  必须严厉控诉,向上级打报告、制止这种恶魔的行为。

  “莫?还有什么不要再迷路了,搞笑呢,瞧不起谁啊,367号练习室,还会认错?把谁当帕布呢?!哼!”

  傲娇地撇了撇嘴,然后一层一层小心地数着,待到确认是三层后。

  阿姆一脸自信的表情,刚想要打开房门,迈出双腿,以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去时,就发现门竟然打不开,给人上了锁。

  “莫呀?这算什么?为什么叫我上门不给开门,我是新郎吗?”

  “真的小瞧我啊,这个女魔头!”

  没有任何苦恼的瞬间,阿姆从依旧贴在胸前那大大的名牌上,抽出了一个固定用的回针。

  掰直后,尾端对准位置,径直放入后,感受里面针脚的微微跳动感。

  用着巧劲,在一个恰好的时刻,瞬间用力地一扣一推,接着仿佛听到了一声美妙,而微弱的咔嗒声。

  阿姆不屑地笑了笑,他外号釜山“开锁王”,只有搞不定的女人,没有搞不开的锁,这点小玩意算得了什么。

  原本想要用力关上门,突然感觉到一阵疼意,是那曾经受伤的小指下意识的抽了一下。

  认真地想了想,结果还是小心翼翼地把门给带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做好了这一切,便潇洒地转过了身,然后自信张狂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接着如同冰山融化一样,缓缓地消失。

  帘影婆娑,夜光下的身影,欣长丰腴如玉脂般的大长腿,尽管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也能感受到她的抚媚动人。

  那神秘的幽影若隐若心,在霜色的夜幕下,美的惊心动魄,如魔鬼般诱人犯罪。

  但某人只觉得自己真的犯贱!

  莫呀?这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这个身材——哇唔!……阿尼!这个女人是谁?!

  对于一切不熟悉的女人,都要当作妖魔鬼怪来对待,哪怕不信,也不能亵渎。

  阿姆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于是更加无声无息的转过身,试图打开门,然后又发现了一个很带劲的事实——门竟然给他弄坏掉了。

  阿西吧!敲门果然是个好习惯,要改,记下来。

  阿姆想要悄悄地坐在一旁,结果手里的回针不小心掉落,哪怕练习室内寂静无声,此刻也仿佛落针可闻。

  叮——

  她缓缓抬头,便看到了一张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

  她与他,就是在这一道微不可闻的落针声中——第一次初见。

  如一粒微小的石子投入小溪,激起了涟漪。

  “嗨,啊niong!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迷路了。”

  看到女人静静地盯着他不说话。

  阿姆身为男人,只好露出了自认为是这一生,最为友善无辜的笑容。

  他相信,没有过不去的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是一定存在的。

  单手把背心遮在胸前,女人没有像偶像剧里演的一样,羞愤似的尖叫,更没有无理取闹。

  白皙修长的手指远远轻抚,似是示意闭上他的眸,关上夜的灯。

  身后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颇为挠人心扉的肌肤磨擦声。

  阿姆当然乖乖的照做了,然后就起飞了!

  天地倒转,正与反,不过她还是她,且如夜色般的朦胧之美,只是换了个角度看待罢了,原来世界倒过来是这个样子,太神奇了——西吧!

  嘭!

  “啊!呀,你干嘛?!疼——”

  在阿姆完全懵圈的表情中,一个用力的过肩摔把他直接给甩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门上。

  阿姆无力地瘫在地板上,眼神有些迷惘和困惑,脑子更是一片恍惚。

  躺了一会,等他睁开眼时,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反正这个女人也看不见他。

  阿姆默默地转过了身子,头撞了撞门板,反正伤永远都好不了,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等待许久,也听不见她的声音,于是缓缓起身,伸出手试探性的向门把手靠近。

  结果胸口又被狠狠地顶了一击,倒吸了口凉气,这女人仿佛在玩猫鼠游戏般,只为了逗弄,而不彻底打杀。

  朴智妍双手抱胸,烟冷般的高傲气质,居高临下地盯着这个下流的无耻之徒。

  也不说话,似是在思考着世间情。

  翻不了身的咸鱼姜表示很慌,且好想回家!

  阿西,这个国家的人好奇怪!不是疯子就是哑巴,好可怕!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8/38125/530901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重庆幸运农场app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 广东36选7好彩3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助手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 专家预测3d特别号今 今日试机号关注金码 涵乔配资 不朽的浪漫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