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女商妻:腹黑权相追妻忙 > 第一章:飞来横祸

第一章:飞来横祸


  中午时分,容妍揉着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木门被推开,吱呀声作响。容妍无奈地皱起眉头,提步走了进去。

  拉起一只小板凳坐下,从粗瓷的茶壶里往粗瓷碗里倒了一杯凉透的冷水,容妍咕咚咕咚地将浅褐色的茶水倒入口中。

  涩。茶水苦而涩,带着青草的清新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似乎是血的腥气。

  不动声色地将粗瓷碗放到了床头前的一块被砖头支撑着的木板上,容妍低着头思考房屋里有哪些可以藏人的地方。

  屋子不大,也就是五六平的样子,除了一张床以及床头的那块木板外,屋内再无它物,唯一能够藏人的地方就是……门后。

  门开着,门板与墙角正好可以构成一块三角区,里面可以藏上一两个人。

  容妍一阵心惊,随即暗自庆幸自己因为不习惯闩门而没有关门。

  漫不经心地朝着门后看了一眼,容妍依稀看到一块暗青的衣料。

  果然有人。容妍垂下头,仿若无事地准备踱出门去,却在迈出门槛之前被一只手抓住了。

  那手的主人身姿敏捷地用右臂扼住容妍的咽喉,随即抬腿将门关上,左手则顺势插上了门。做完这一切后,那人左手捂住了容妍的嘴,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别出声!若你敢出声引来他人,我就杀了你!”

  容妍乖乖地点头,一语不发。她慢慢地抬起了双手,待到双手漫过头顶才停了下来。

  血腥味越发浓重了。

  身后之人似乎伤的不轻。他放下了捂着容妍嘴巴的左手,随即自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将匕首递到了右手中。

  于是乎,此时黑衣人右手拿着匕首,而匕首正横在容妍的脖颈上。

  察觉到匕首只是横在脖颈上却并没有划伤皮肤,容妍冷静下来思考着身后之人的身份及目的。

  怀青村是个小村子,村里总共才两百多人,大多数都能混个脸熟,所以那人不会是村里的人。

  其次,那人身上血腥味颇重,显然是受伤不轻。而在这个时代,寻常人是不会受这么重的伤的。

  察觉到匕首离脖颈忽远忽近、不住地晃荡,容妍吓得赶紧反手拔下了头上的发簪,随即将发簪抵到了身后那人的某处:“壮士,可否将匕首移开些?”

  “你若是敢将簪子往下按一寸,我就割断你的喉咙,让你不得好死。”身后之人缓缓地放着狠话威胁着容妍。

  “我自然是信的。不过,不知道壮士信不信,只要壮士敢割破我的脖颈,我就敢用力刺下去,”手握着簪子摸索着在那人身上找寻,容妍终于找到了恰当的位置。她双眼晶亮,说话的底气也足了些:“壮士,您的手可别抖,我怕我受不了疼,一不小心,自己的手也抖了。”

  防狼手册告诉我们,在敌我双方力量差距悬殊的时候,女孩子应该抓住色狼的命门,然后毫不犹豫地狠狠地攻击!

  不过对方还抵着她的喉咙,容妍也不敢太过分,只能小心翼翼地斡旋。

  身后之人隔了会儿才开口,声音伴随着喘气声:“你大可看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杀了你?”

  “自然是阁下会先杀了我,不过,我这簪子放的地方巧,想必阁下也不想断子绝孙吧?”容妍声音平缓,不徐不缓,若流水潺潺。

  身后之人不说话,只是呼吸声越发的急促。

  容妍接着道:“我一介农女死不足惜,可阁下若是伤重不治,岂不亏的慌?”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片刻后,身后之人开口。

  “如今孤男寡女,阁下若是殒命,我并无足够的能力处理尸体,定然会引来流言蜚语,于我名声不利。”容妍试探着朝一侧挪了挪身子,孰料匕首立刻就跟了过来。

  “你如此举动,分明是居心叵测,要我如何信你?”身后那人语气不善,匕首却离开了些。

  “阁下只能信我。阁下应该伤的不轻,此时正值农忙季节,很少有人留在家里,更不会有人能够如我这般处变不惊,有救治阁下的能力。”容妍收了簪子,将簪子举高,缓缓地转身将簪子举到身后之人的面前。

  那人放下了匕首,猛然靠在了容妍的身上,不由分说道:“为我疗伤。”

  “是,”忽如其来的重量令容妍踉跄了下,随即她将簪子插在了腰间,吃力地将身后之人扶到了床上躺着。

  “药在这里,”那人疲惫地闭上了眼,手举着一只瓷瓶递到了容妍的面前。

  容妍微微地放下了心。只是此时正是午休的时间,估计没人能立刻赶来救自己。况且此时正值农忙季节,自家父亲与弟弟妹妹都去踩青了。她若是真的出了事,估计别人就只能给她收尸了。

  “壮士,在下并无他意,不过是爱惜性命罢了,还望壮士见谅。”接过瓷瓶,容妍低头寻找着那人身上的伤口,满身血迹之中伤口不太容易寻找,正寻找着,那人道:“伤在右腿。”

  声音气若游丝,似是强弩之末。

  容妍定睛看去,果然看到那人右小腿上有一道包扎的布条。只是此刻被血迹和脏污染的看不清原本的颜色,容妍看了眼,俯身从枕头里侧拿出了剪刀。

  剪掉布条,伤处触目惊心,鲜血淋漓。容妍转身打了清水进来,小心地清理着伤口。

  伤口逐渐露出了原本的模样,似是箭簇所伤,又被人硬生生地拔出,肌理被箭头上的倒刺再次伤害,触目惊心,血肉模糊。

  抬头看向那人的面颊,那人已然昏迷过去,面色惨白,冷汗淋漓,却仍然紧咬下唇,眉头紧蹙,虽有呻吟声音却不高,显然是在强忍着痛苦。

  容妍心下涌起一抹敬佩。此等隐忍心性,世人少有。

  清洗,上药,再简简单单地取了条干净的布打了个结,容妍走出去处理掉污水,转身去了厨房煮饭。

  瞧着熊熊燃烧的明黄色火焰,容妍尽力地抑制住自己心头的烦躁,趁着间隔去淘米洗菜。

  她,容妍,顶级白骨精,阴差阳错地变成了一个山沟里的小农女。

  将米倒进煮沸的水中,拿起竹篦子放到锅里,再将洗净切块的红薯放到竹篦子上,容妍这才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身去了自己的小屋子里去看昏迷的那人。

  她之所以能够早回来,就是因为最近发热尚未痊愈,故而才能早些回来……煮饭。

  那人依旧昏睡着,不过却可以看出面容很是精致。草草地扫了一眼,容妍径直朝下看去,却在看到他胸口的时候顿住了。

  胸口处,鼓起了一个约摸有半个拳头大的包。

  略一思量,容妍抬手伸进他的衣襟里,接着取出了一物。

  这是块银灰色的石头,不过比一般的石头重的多,入手有垂坠感。看起来倒像是……银矿石。

  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包公案,容妍默默地将石头又放回了那人的胸前,将那人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这才默默地转身去了厨房。

  这是个架空的时代,大概是在宋末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元并未入主中原,而是大夏朝一统了天下,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可以在历史上套用的。

  比如说,华夏大地是一块并不太富饶的土地,矿产少且质量不高,贵金属尤其稀少。

  若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那有些事情,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知道的。

  银矿,特别是大规模的银矿,那是可以左右地方兴衰甚至是王朝更替的存在。

  家国大事,庶民勿谈。

  努力压下心头的震惊与惶恐,容妍盛饭,随即炒菜。

  父亲容平他们回来的倒是早,容妍将饭菜端到了院子里面的石桌上,就装着一副柔弱的模样进了房间。

  天色虽然昏暗,然并未掌灯。拿起火折子点燃了油灯,容妍便吃惊地发现床上的那人正端端正正地坐着,此时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

  “嘘,”容妍先做了个禁声的首饰,这才小声道:“家中有人,切莫出声。你若是想要离开,明日我送你出去。”

  那人面色不变,低声道:“我饿了。”

  容妍挑眉,转身端了一碗米粥,自己先喝了一口后,才递到了那人的手中。

  只是白粥,不过还算浓稠,汤也不甚滚烫,正是入口的时候。何况,确实也是饿了,虞琛大口地喝着粥。待到喝完一碗米粥后,虞琛被一股香甜的气息牵引着看向某处。

  目光所及之处,容妍正端着一碗什么小口地喝着。察觉到虞琛的目光,容妍抬起头,右手用汤匙盛起些许汤水,随即又倒回了碗里,“米酒蛋花汤,你要喝么?”

  “要。”淡淡的酒香气很是温暖,虞琛毫不犹豫地回答。

  “抱歉,这是病号饭,只有一人份。”容妍毫不留情地回答:“阁下不知道,你现在是寄人篱下么?”

  “是在下唐突了。不过,不知姑娘可否再为在下寻些吃食?”虞琛低眉垂首,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他日,在下定会报答。”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5/35704/6149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瑞银配资 福彩18选7开奖查询 北京赛车pk10网上代理 幸运飞艇信誉群 九鼎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黑龙江p62 15选5今日开奖结 七星开奖结果彩 重庆快乐十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囹 金铺子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浙江20选5标准版走势图 p3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