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陛下独宠:惊世女宰相 > 第1章 趁夜逃跑

第1章 趁夜逃跑


  夜幕降临,天空中星子吐着清幽的亮光,围绕着中间圆圆的月亮。

  两个人影在房顶上快速移动,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前面的人眼看就要被追上,快速回身跟后面那人打斗起来,大概是不想惊动其他人,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没用兵器,只用拳脚。

  几招过后,胜负立见分晓,处于劣势的那人明白自己不是对手,虚晃几招,身体陡然拔起……

  人算不如天算,对手早料到他的招数,不闪不避,一脚就将他踢下屋檐,滚落在街道上,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刚要爬起身,瞬间又僵住不敢动半分。

  瞪大眼眸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咽喉处的剑尖,眸光上移,落在握剑之人的脸上,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吓得他肝颤,再看到站在持剑人身后不远处的华服男子,血色从他脸上快速的退去。

  本就受了内伤,这么一吓,体内更是气血翻涌,温热的血顺着嘴角滴下,在黑色的夜行衣上酝酿开。

  “严录,把剑收起来吧,别伤了人才好。”屋檐上那人跃下地,一身灰色长袍没有带出半点风声,朝华服男子行了个礼,朝旁边院门瞄了一眼,转身看着地上的人,在看到地上人嘴角的血后,表情转为一本正经。“严录,就说你的剑吓人,你还不信,看看,你都把人吓得吐血了,快点把剑收起来。”

  严录动都没动一下,被剑尖指着的人却看到了曙光,以为自己还有活路,暗压下心中的惧怕,强自镇定说:“三位大侠,在下与三位大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三位大侠为何要对在下穷追不舍?”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装,看你能装几时,严录冷冷地哼了一声,没说话,倒是先前说话的灰衣男子嘴角噙着笑,反问道:“我们为什么对你穷追不舍,你真不知道吗?”

  “在下真不知道。”此时此刻,就算知道他也要咬紧牙关说不知道。

  吱呀一声,木门被小心翼翼开启,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溜出来,没看门外一眼,迅速回身朝院子里东张西望一番,似是确定了什么,又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

  拍了拍手,心道,姐的名字叫凤凰,要是连一座府邸都飞不出去,笑话了不是。

  凤凰得意一笑,手臂上挂着的包袱往肩膀一搭,潇洒转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才走了两步,整个人愣住,长发随意编成的两条辫子垂在身侧,脸上的笑僵住。

  前面什么情况?

  杀人还是抢劫?

  忽略看起来没有威胁的两人,凤凰一双眸子直直盯着正前方那两人,倒在地上的人嘴边还有血迹,谁抢谁一目了然。

  那离他脖子不到一厘米的剑尖,散发着森森的寒光,光看着凤凰都觉得心里发憷,更别说被剑尖指着脖子的人了。

  “哪个……我只是出来浪一浪,并不是有意打扰你们,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在四人异样的目光下,凤凰费力的说完这句话,抓紧肩上的包袱,迈着僵硬的步伐朝前走。

  “小姐,小姐,你不能丢下我啊。”黑衣人急切的呼救。

  凤凰直接忽视,并加快离去的步伐。

  “小姐,你别走,请你救救我。”见凤凰不理会,黑衣人不死心的继续求救。“小姐,你不能不认属下,求求你救救属下,这次是属下大意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他说的是什么话?凤凰心里咯噔了一下,一阵风扑面,她被迫停下脚步,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灰衣男子。

  灰衣男子脸上挂着微笑,十分和善的提醒。“小姐,你的人在叫你救他呢!”

  “你才是小姐。”凤凰先怒斥挡住自己去路的人,后澄清。“还有,他不是我的人,我根本都不认识他。”

  “可是他在求你救救他。”灰衣男子实事求是的说道:“他向你认错,又是表衷心的,你却说不认识他,未免太牵强。”

  “谁知道他哪根筋不对,还是出门忘记吃药了。”冷哼一声,凤凰懒得跟灰衣男子理论,转身直接走到黑衣人和持剑男面前,纤细的手指指着黑衣人。“我本以为是他们想杀人还是抢劫,现在看来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叫我救你,我不救,你就想拖我下水。还认错表衷心,我要真有你这种属下,早一砖头拍死算了,免得哪一天拖累我,自己蠢的像猪,还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蠢。”

  没料到凤凰会转回来指着自己骂,黑衣人顿时蒙圈。

  真狠啊!灰衣男子嘴角抽了抽,她这话说的妙,不仅骂了黑衣人,也让他们骑虎难下,他们要是信了黑衣人是她的属下,就如同黑衣人般蠢的跟猪一样。

  其实,他也猜的到她和黑衣人没关系,真如黑衣人说的那样,两人是主仆,黑衣人不会叫住她,反而会竭尽所能的撇清。

  “我刚说了,就出来浪一浪,你们不信拉倒,反正姐也没心情浪了,回去了,永远别再见。”话落,凤凰朝木门走去。

  唉,流年不吉,今天这顿罚她是跑不掉了。

  “浪一浪?”灰衣男子看着她的背影蹙眉,饶是他精明过人,愣是没听懂她所说的浪一浪是什么意思。

  凤凰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感觉背后有道探究的视线,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对上一双大海般深邃的蓝色眸子,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眸,想看仔细些。

  确实是蓝色的眼睛,不……不止是眼睛,五官和神色都如出一辙,尤其是那双深如幽幽寒潭般的蓝色眸子,仿佛能看穿人心,他,根本就是他。

  可是,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难道……

  心中一个想法冒出,喜悦让她再也无法淡定,撒腿朝他冲过去……

  剑尖直指面门迫使她停下脚步,这才让她冷静了下来,抬眸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望着那双她永远也忘不掉的蓝色眼眸,不管什么时候看别人总是冷漠的眼眸,看她时都会转为温暖。

  此刻,凝视着他冷漠的眸子,想到从自己出现,他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凤凰心中酸涩,她想哭,要不是剑尖就在眼前,她早就冲进他怀中,像以往一样抱着他大哭一场。

  “你……你的眼睛真好看。”脱口而出的话硬是改了,凤凰懊恼的别开脸,刚刚自己是被喜悦冲昏头脑,现在已经冷静了。

  不着边际的一句话令四人都变了脸,灰衣男子和手持长剑的严录,同时朝自家主子看去,人们都说主子的蓝色眼睛是妖邪,是不详,她竟然说好看。

  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脸上表情十分精彩,有痛快也又恐惧。

  男子眸光转冷,散发出嗜血的光芒,忽然,似有似无的香气在空气中浮动,一如既往浮躁的心绪奇迹般消散了,非常宁静安适,嗜血的气息尽敛,男子暗暗吃惊,面上却没没有表露出来,盯着女子的眸光中掺杂了些深意。

  没亲自动手,亦没下命令杀人,灰衣男子和严录都为之一愣,只有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还弄不清楚发生什么。

  当事人凤凰,完全没感觉到气氛变了,只恍惚看到眼前的剑尖晃了一下,抬眸看向剑的主人,不解他脸上的震惊从何而来。眸光再看向他身后的人,一身紫色贵气的华服,衬的男子俊挺高大,浑身充满压迫人的力量,神色依然冷漠,眼光……

  嗯,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她不禁怀疑自己说错了什么?

  没等凤凰想明白,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凤凰暗叫一声糟糕,顾不上其他,转身朝门口跑,路过灰衣男子身边时将手里的包袱往他怀里一塞,头也不回的跑走,可能是因为裙子太长,几次都差点摔倒。

  灰衣男子愣愣地看着那娇小的身影,跌跌撞撞跑进门里并关上木门,手上颇有份量的包袱让他非常好奇里装了什么,喃喃道:“好奇怪的姑娘。”

  “严嵩,你着人去查。”男子低沉醇厚的嗓音下达命令,没明说查谁,但跟随他多年的严嵩和严录却知道,要查之人必是从宰相府后门出来,刚刚又匆匆跑回宰相府的奇怪姑娘无疑。

  “是。”严嵩领命离去,男子看了紧闭的木门一眼,摆手示意严录带黑衣人跟上,然后消失在黑夜中。

  夜阑人静,三皇子府的书房里。

  站在这个自己不久前才光顾了一遍,并顺手牵羊拿走了几张纸的地方,看着坐在紫檀木桌子后,摆弄着空盒子的矜贵男子,黑衣人满心绝望,脸色灰白,冷汗涔涔,落在三皇子手里,他可以遇见自己生不如死的惨状。

  他后悔啊!

  他不该心存侥幸。

  等死,远比直接死更让人恐惧。

  他真后悔自己没在被严录用剑指着的时候就自裁,或者迎剑尖而上,直接穿喉而亡,也好过现如今连死都是奢望,三皇子是谁,那可是妖魔一般的存在,一双蓝色的眼睛就是最好证明。

  “跪下。”严录喝令一声,抬脚踢在黑衣人膝盖上,黑衣人吃痛跪下,他清晰的听到自己膝盖骨碎裂之声,钻心的痛让他汗如雨下。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5/35643/659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江西新11选5开奖 老11选5规则老11选5? 华盛配资 浙江11选5 山东省11选5 11选5中4个多少钱 广西体彩11选5走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盘 31先选7走势图 黑马股票推荐群 幸运11选5预测推荐 竞彩比分数据 永盛配资 3d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