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陛下独宠:惊世女宰相 > 第74章 心寒

第74章 心寒


  “凤凰没有怀疑你说谎,而是怀疑张家夫人在说谎。”凤鸣达失望地看着自己妻子,继续说道:“你今日去张家要回凤凰的庚帖,张家夫人对你说庚帖丢了,还是在互换庚帖那日出宰相府就丢了,这样的推脱之词你也信。庚帖丢的那日她为何你来同你说?之后的每日她也可以来跟你说,就算她不亲自来,派亲信之人来也是一样,为何一定要等到你上门要回庚帖时,才对你说庚帖丢了?”

  “表姐说,她一直派人在找庚帖,也是怕我担心才没和我说,想着等找到了再来跟我说一声。”苗玉兰弱弱地反驳丈夫质问的话,她不信表姐在说谎,表姐与她从小就关系亲密,她相信表姐是为她着想才没知会她庚帖已遗失。

  “你……你……愚钝。”凤鸣达气的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失望的直摇头,张家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往日的精明都去哪儿了。

  “夫君。”见丈夫气的不清,苗玉兰好言相劝。“夫君莫气,若是玉兰说错了什么,玉兰道歉,莫气坏了身子。”

  “你不需要跟我道歉,只管好好回答凤凰的问题。”凤鸣达不想再和她多说。

  苗玉兰错愕的瞪大眼睛,丈夫不仅当着公爹,婆母,侄女的面斥责她愚钝,居然还要她好好回答凤凰的问题,她可是她的妻子啊,如此不顾及她的面子,让她以后怎么管理整个宰相府。

  “是。”压下心中的不平和委屈,苗玉兰顺从地应了声,转头看向凤凰。“凤凰,你还想问什么就一次问了吧。”

  老夫人又念了一声佛语,闭着眼睛拨弄着手中佛珠,相爷皱眉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妻子,见她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想说的话咽下,转开目光不再看她。

  “凤凰只想知道,庚帖是真丢了,还是假丢了?”没得到答案,凤凰不介意再问一次。

  凤凰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刚刚不动声色将几人的脸色看在眼里,世上夫妻若都如这四人,还不如一个人过,幸好,幸好,韦慕東没有祖父那么严肃,也没有二叔那样唯我独尊,自己眼光还是不错的。

  “是真丢了。”苗玉兰斩钉截铁的回答。

  凤凰又问:“婶母答的如此笃定,是因为相信母家表姐的为人,还是通过一番观察后自己下的定论?”

  苗玉兰觉得凤凰是在质疑自己,怒从心起,忆起丈夫要自己好好回答凤凰的问题,她只能压下怒气,僵硬的回答。“自然是,一番观察后下的定论。”

  “凤凰明白了,谢婶母解惑,也请婶母转告张家夫人不必再找已丢失的庚帖。”朝苗玉兰福身行了个答谢礼,凤凰直起身看着相爷。“祖父,张家丢了庚帖,就丢了吧,不过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帖子而已,没什么要紧的,横竖凤凰也不会因为谁拿着自己的庚帖上门,就与谁成亲。”

  凤凰这话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是告诫在坐的四位长辈,她不是任人拿捏,任人摆布的主,以后少折腾些有的没的。

  老夫人苗氏和苗玉兰心中同时一震,感觉凤凰后面那句话是专门说给她们二人听的,横竖她都不会因为谁拿着自己的庚帖上门,就与谁成亲,那她们之前的谋划算什么?

  苗氏心中的震撼更甚,她没忘记自己给凤凰嫁妆时,凤凰心安理得的收了,既然没打算顺从嫁人,为何又收了她给的嫁妆?

  小小年纪,心思就那样重,往后进太子府当了侧妃,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不行,她得找个时间入宫与皇后说道说道。太子的喜好需顾,也很需要助力,但更需要后院安宁,一个连自己的后院都管理不好的储君,皇帝陛下又怎么能放心将国家托付于他。

  相爷对凤凰点了点头,眸光看向苗玉兰。“就依凤凰所言,庚帖的事无需再提,玉兰,你找个时间去和张家夫人说一声。”

  “媳妇领命。”苗玉兰从椅子上站起身,朝相爷福了福身。

  “行了,凤凰留下,你们都回吧。”相爷开始赶人。

  三人心思各异,却又不得不离开,只能悻悻然的走了。

  待三人离去,相爷扬声唤了安顺进来,吩咐安顺去将他的棋盘和棋子拿来,安顺领命,走到一处书柜前,打开门从里面拿出棋盘和棋子,走回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恭敬的退到一边站定。

  相爷将装着白色棋子的玉质罐子放到对面,回头对凤凰说:“过来陪祖父下盘棋。”

  “不会。”看了眼棋盘后,凤凰八风不动的回答。

  围棋,她真不会下。

  “不会。”显然没料到她会如此直接的说自己不会,相爷愣了一下,皱眉说:“我记得,以前你父亲教过你下棋。”

  慕秋嫁给鸣晖,生凤凰的时候吃了不少苦,鸣晖便决定不再让她生孩子,他们就要凤凰一个女儿,极尽疼爱之余,琴棋书画也一样不少的让凤凰学。

  其中琴和棋,都是鸣晖亲自教的凤凰。

  “祖父还记得我父亲做过什么。”嘲讽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看到相爷和安顺同时变了脸色,凤凰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改口说:“以前可能会,但现在不会。”

  “真不会了?”相爷追问,显然是不信她说的不会了,一个人,记忆再不好,曾经花时间学过的东西,多少还是会记得一些。

  “真不会了。”凤凰诚实的点头,以前魂魄凤凰的父亲教得是魂魄凤凰,不是她。

  穿越前,她家境很富裕,母亲让她学了许多才艺,其中也有学下棋和弹琴,但学的是象棋,弹的是钢琴,这儿都没有。

  相爷朝安顺使了个眼色,安顺会意,看来凤凰一眼,才走出书房。

  静默良久,相爷叹了口气说道:“你在怪祖父吧。”

  回忆如潮水般涌入相爷脑中,大儿子鸣晖,从小就非常优秀,鸣达只比鸣晖小一岁多,却是处处不如鸣晖,鸣达会写字时,鸣晖已经会背诗,是他最得意的儿子。因此,他不顾夫人的反对,硬是让大儿子娶好友的女儿慕秋为妻,当时慕秋年纪尚小,鸣晖要等她长大,夫人想将玉兰嫁给鸣晖,他不同意,夫人就让二儿子鸣达娶了玉兰。

  慕秋顺利嫁给鸣晖,两人相亲相爱,生下女儿凤凰后,夫妻二人更是如胶似漆,恩爱有加,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谁知好景不长,三年前儿子和媳妇同时离世,留下凤凰一个女孩孤苦无依,好友赶来看女儿女婿最后一眼,送葬后,将凤凰带去江湖。

  “祖父做了什么值得凤凰怪您?”凤凰反问,走到相爷旁边的椅子边坐下,怀里的汤婆子改放在腿上,双手放在汤婆子上暖着。

  相爷将安顺遣出书房,显然是想和她好好谈谈,既然要谈,就没有她一直站着的道理。

  “你查三年前的事情,还派人去了乡下庄子,显然已经有了结果。”调查的结果,就是凤凰怪他的理由,相爷低头看着面前玉质罐子里的黑色棋子。

  三年前那些事情,一言难尽。

  “既然祖父知道了这事儿,那凤凰也不瞒您。”既然相爷主动提起,凤凰也没必要隐瞒,那些事也到了该说开的时候,就算她今天不说,明天不说,总有一天要找相爷说清楚。“我的确查到了不少令人惊叹的内幕。”

  相爷倏然抬头看着凤凰,她竟然用惊叹二字来形容,看来,她查到的内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见相爷不说话,凤凰也不在意,好整以暇的问了一句。“祖父想听凤凰禀报调查的结果吗?”

  “已经过去的事情,现在翻出来对谁都没好处,你这是何苦呢?”相爷说道,他心疼孙女,同时也不希望三年前的事情再次被翻出来。

  “原来祖父是这样想的。”凤凰冷冷一笑,对相爷失望之极,轻声呢喃。“难怪,难怪了。”

  凤凰现在很庆幸魂魄凤凰进不来书房,不然听了相爷的这番话,该是多伤心,父母喊冤而亡,祖父用一句“已经过去的事情,现在翻出来对谁都没好处”就概括了,多么让人心寒和不值。

  自己这个外人得知真相都觉得震撼,相爷还是两方的亲人,却说出那么无情的话,叫人怎能不心寒和不值。

  难怪,不知为何,相爷听了凤凰后面这句话,心抽痛了一下,问道:“难怪什么?”

  “难怪外祖父再也不愿来帝都,再也不愿见祖父您。”凤凰冷然的回答。

  她要是魂魄凤凰的外祖父,只怕做的更加决绝,女儿嫁到好友家,十几年后女婿莫名死亡,女儿背上害死丈夫的骂名,不堪就此过一生,自尽在丈夫的尸体上,试问,天下间哪个做父亲的能接受女儿此等结局。

  书房院子外。

  “母亲,您慢点走。”细心的叮嘱出自苗玉兰之口,她扶着苗氏走着,身边跟着的是她丈夫凤鸣达,丫鬟婆子们跟在后面。

  “嗯。”苗氏轻轻应了声,缓缓朝前走。

  “今日太子殿下来府里看望夫君和媳妇,送了不少好东西,媳妇忙着去张家,来不及给母亲送些去,一会儿媳妇让人给母亲送些去。”苗玉兰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不必了,那是皇后娘娘给你们夫妻二人的,你们留下自己用便是。”苗氏拒绝媳妇的好意,太子殿下代表皇后娘娘来府里探望鸣达夫妻二人,她早就知道,还知道太子殿下来宰相府的主要目的是见凤凰。

  今日上午,下人来禀报太子殿下驾到,她没出来,一是因为昨日入宫参宴着实累了,二是因为,太子是来看凤凰的,她懒得去招人厌弃。

  “其中几样是补身子的药材,夫君和媳妇都还年轻,用不上,母亲这些日子因为凤凰的事情费了不少心力,该补补身子才是。”苗玉兰句句在理,看似一心为婆母的身体着想,实则是告诉婆母,你费了那么多功夫也没能将凤凰嫁出去,白辛苦了。

  “是啊母亲,那些药材儿子和玉兰都用不上,您就收下吧,算是我们夫妻孝敬您的。”凤鸣达也加入到劝说行列。

  “行,母亲就收下你们的一片孝心。”苗氏笑着点头,媳妇的面子她可以不给,但儿子的面子她不能不给,儿子日后是要接任相爷的宰相之位,不能让他失了面子。

  见婆母愿意收下那些补品,苗玉兰高兴之余,转移了话题。“刚刚在书房里,凤凰说太子殿下和她去了大皇子府,父亲把我们三人都赶了出来,却留下了凤凰,是想要问凤凰些什么吗?”

  “自然是凤凰和太子殿下的婚事。”回答的是凤鸣达,他说的理所当然,却没发现听了他回答的母亲和妻子脸色非常难看,停下脚步。

  “你说什么?”苗氏不敢置信的问,她怀疑自己听错了,相爷和女儿的关系不是很好,怎么会主动去后宫相见。

  “夫君,为何如此说?”苗玉兰也是一副很难相信的表情。

  “今日朝会结束,父亲就去后宫见了皇后娘娘。”凤鸣达看着自己母亲,继续说道:“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母亲应该很清楚,自打妹妹嫁入皇宫,成为皇后,十几年过去,父亲和妹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去后宫见妹妹更是没有过。平日里妹妹派人请父亲去相见,父亲都推都推三阻四,不岑去过,今日父亲却去了,除了凤凰的婚事,儿子实在想不出父亲去后宫见妹妹的理由。”

  “父亲是想送凤凰入太子府为侧妃吗?”苗玉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凤凰入太子府只能是侧妃,太子妃的位置是属于她的女儿,婉儿的。

  “侧妃,怎么可能。”像是听了多不可思议的话,凤鸣达断然道:“以凤凰如今的身份,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还差不多,做侧妃,就算妹妹同意,父亲也不会同意。”

  父亲爱屋及乌,大哥和她死后,对凤凰格外看重,断然不会让凤凰嫁入太子府当妾,侧妃不过是一个虚名,掩盖不了妾的事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5/35643/625030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pk10稳赢计划 白银交易网 四川金7乐 蛇和梯子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 甘肃11选5开奖结 球探体育比分ios下载 庄牛网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 3d试机号今天3d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峪科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 3D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