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陛下独宠:惊世女宰相 > 第93章 宰相娘亲

第93章 宰相娘亲


  皇上来了,小姐的觉肯定睡不成,小锦刚这样想,她身边的小风就手脚麻利地推开门,跑进去嚷嚷着。“小姐,小姐,快起来呀,皇上来了。”

  软榻上的凤凰被惊醒,刷地坐起身,双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然后看清是自己的屋子,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梦,是梦,吓死她了。

  惊醒凤凰的不是小风嚷嚷的声音,是那个怪异的梦,明明是个梦,可她现在感觉身子还软绵的很,像真实经历过一样,他……凤凰拒绝往下想,她告诉自己,一定是这些天朝堂上,下朝御书房议事与他呆在一块的时间太多,被压榨的精神不济,她心里恼恨着他,才会做刚刚那个梦。

  可,为什么会梦见他对自己……而不是梦见自己揍他?

  “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小风兴高采烈的走到软榻边,伸手就要扶凤凰起来。

  凤凰避开小风伸过来扶自己的手,按住昏沉的头,皱眉问道:“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我不是叫你不要吵我睡觉么?”

  小风瞪大眼睛,感情小姐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于是重复说:“小姐,您不能再睡了,皇上来了。”

  “来了就来了,你吵我睡觉做什么?”压根没听清小风说的谁来了,凤凰双手拉着被子躺回软榻上,突然,她浑身一僵,翻身看着小风。“你刚刚说谁来了?”

  “皇上来了。”小风老实回答,心中疑惑小姐怎地如此颠三倒四。

  龙辰亦来了,龙辰亦来了,她刚刚才梦见和他……他就来了,凤凰一阵风中凌乱。

  “小姐,总管来报,皇上来了,老爷让您去前厅接驾。”这话出自随后进来的小锦之口。

  接驾,接个鬼的驾,好不容易休沐一天,还要跑了府里压榨她,就没见过这样的皇帝,凤凰抱着头哀嚎一声,把心一横,低吼。“不见,不见,就当本小姐暂时死了,谁爱接驾谁接去,我要睡觉。”

  吼完,凤凰抱着被子躺下,闭着眼睛继续睡,留下两个丫鬟面面相视。

  凤凰吼的大声了些,门口等候的总管听得清清楚楚,一边抹着冷汗,一边跑去前厅,一字不漏的转述原话。

  把前厅里陪着的相爷和二房一家吓得不轻,相爷还好,毕竟是见过大风浪,做了几十年宰相的人,即使心中震撼,脸上也没表露出来。

  二房一家就惨了,一个个脸色惨白,低垂着头都不敢朝上位坐着的帝王看一眼,深怕看到雷霆之怒。

  让皇帝陛下等已经是大不敬,现在还拒绝来接驾,连暂时死了这种话都敢说,凤凰这回是想害死凤家全部啊。

  凤鸣达心中直呼大势已去,凤婉和苗玉兰站在凤鸣达身后,身体瑟瑟发抖,互相扶持。

  凤婉心中害怕,却又忍不住朝那尊贵的帝王身上瞄,传言他是妖魔化身,杀人不眨眼,根本是乱说,他明明长的风华齐月,玉树临风,那双蓝色的眼睛仿佛能将然吸进去,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子都要好看,哪儿是妖魔化身了。

  凤婉是第一次见龙辰亦,也就这一回,芳心就遗落在他身上。

  苗玉兰没有女儿那般心宽,此时她非常后悔,早知道凤凰会如此放肆的拒绝皇上,惹怒帝王,她们就学老夫人,不出来见圣驾。

  她一听下人禀报说皇上驾临宰相府,立马就带着盛装打扮后的凤婉出来,名为见圣驾,实则想借此让皇上看见凤婉,若是看上,带回宫封一个妃子什么的,二房就扬眉吐气了。

  出乎意料的是,皇上是看见凤婉了,却也很快移开了眸光,和老爷聊起了字画,虽是在闲聊,可谁看不出陛下是在等人,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时不时朝门口看,不是等人是什么。

  至于皇上等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皇上,老臣书房还收藏了不少字画,若皇上有雅兴,请随老臣移步书房。”老相爷出声为孙女解围,不期望皇上忘了总管回禀的话,只希望皇上不要对凤凰发怒。

  自己孙女什么德行,他还是知道的,连当她暂时死了这种话都说出口,显然是不会出来接驾了。

  “老相爷收藏的字画定不凡。”停顿了一下,龙辰亦轻轻扯了下唇角,他可不是来看什么字画的,小女人不来见他,无妨,他去见她就是。“今日就不看了,宰相大人说她暂时死了,朕得去看看爱卿怎么个暂时死法。”

  话落,龙辰亦看也不看众人,站起身就朝门口走去,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外。

  相爷错愕的一愣,刚刚皇上说话的语气,他怎么感觉透着一股压抑的笑意,尤其皇上在称呼凤凰宰相大人时,语气里辗转着缠绵,难道说凤凰和皇上之间……相爷顿时不淡定了,迈步就想跟去,随即又停下来,此时若他跟去,恐怕事情更加不好收拾。

  自己孙女聪慧可人,皇上会看上一点也不奇怪,只是,皇上既然看上凤凰,为何又封凤凰做宰相,而不是皇后?

  手握重兵,却又能不被瞩目,悄无声息平了宫变,这样的人,绝不是善良之辈,他能任由凤凰蹦跶到几时。

  慕秋阁里。

  小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着床上熟睡的小姐,为她捏了一把又一把的冷汗,惹怒皇上的下场是什么,她不敢想。

  比起小风的着急,小锦就淡定多了,皇上有多在乎小姐,她心中比谁都清楚,小姐今日的做法在皇上眼里,顶多算闹闹小脾气,无伤大雅。

  听见脚步声,小锦回头一看,顿时站起身跪了下去,刚要说话就被龙辰亦的手势制止,小锦轻点了下头,起身见小风瞪大眼睛,嘴巴张口,怕她出声,小锦立刻上前捂住小风的嘴,将她带出去。

  龙辰亦走到软榻边,湛蓝的眸子注视着她熟睡的容颜,眼睑下淡淡的乌青,他知道她这几天累坏了,本是个懒散性子,突然要她每日天不见亮就起床准备上朝,的确为难她了。

  她大可不必如此,只要她点头,他随时可以颁下封后诏书……不过,她坚持不了多久了,想起不久前暗卫禀报的事,龙辰亦嘴角勾起显眼的浅笑。

  休沐,睡了半日,凤凰恢复了精神,第二精神奕奕的去上朝,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就改变了她的命运。

  天际微微露出光亮,红烛火焰照亮整个宫殿。

  床上熟睡的人儿醒来,睁开迷茫的大眼,不等看清事物又闭上,抬手想揉揉眼睛都觉得乏力,身子酸涩的难受,尤其是……若每次做梦都这般难受的话,她还要不要活。

  凤凰叹了口气,她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又梦到和龙辰亦在床上翻滚,昨晚的梦比前日上午做的梦更真实,弄的她现在还觉得腰上有一条手臂禁锢着她。

  等等,她腰上怎么会有手臂?忽地,她浑身打了个激灵,不是因为腰上的手臂,而是背后温热的呼吸。

  昨晚……不是梦。

  凤凰瞬间僵住,一些零星的片段涌入脑海,她一如既往的上朝,御书房议事,一切都和过去的九天一样,唯独,从御书房出来,她被太后派来的女官请去了太后宫殿,太后和她说了许多话,也解释了三年前退婚的无奈。

  她一边听着,一边喝茶,慢慢地她的眼睛开始模糊,太后说有个人想见她,之后她看见了龙辰润,心中警铃大作,她起身离开,却因身体使不上力气又倒回椅子上。龙辰润扶起她,抱着她说他有多喜欢她,多爱她,太后催促龙辰润快点,想说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然后她就被龙辰润打横抱起。

  她明白自己被太后和龙辰润算计了,只是明白的太晚,太后给她喝的茶中掺了东西,那东西很奇怪,使她眼睛模糊,意识却很清楚,她知道太后和龙辰润想做什么,却无力挣扎。

  后来龙辰亦出现,他很愤怒,让侍卫打了龙辰润,然后抱着她离开,她以为自己得救了,殊不知,只是刚离虎口又入狼窝而已。

  “醒了。”刚醒的男人,声音低沉又沙哑,怀里柔软的身子变僵硬,龙辰亦就知道她醒了。

  凤凰没接话,心中涌起一股悲凉,为事情总是与她心中所想背道而驰,她喜欢韦慕東,韦慕東不喜欢她,她不喜欢龙辰亦,却被迫和龙辰亦发生了亲密关系。

  在另一个世界,这种事没什么,可这里是古代,就算她觉得没什么,龙辰亦也不会允许。

  “身子还痛吗?”龙辰亦这话是贴着她耳廓问的,他没忘记昨晚自己有多失控,最后她甚至都晕了过去。

  如愿以偿,原来是如此美好的感觉,龙辰亦又在她脖颈间蹭了蹭。

  “我记得,昨晚,我有叫你送我回府的。”凤凰清冷的声音说道。

  龙辰亦察觉她的不对,翻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看到她平静的面容,死气沉沉的双眸,心中一痛,她在怪他。

  昨晚拥有她时,他就知道她醒来后会怪他,但他还是那么做了,因为,他舍不得放过一个和她亲近的机会。

  “昨晚那样的情况,我不可能送你去任何地方。”他没有解释,只说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我不会入你的后宫。”凤凰抬眸,直直的看着龙辰亦。

  “你已经是……”

  “别拿什么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之类的话来说事,我不在乎。”龙辰亦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凤凰截断。

  “我在乎。”单手擒住她下巴,逼她看着他,龙辰亦说道:“凤凰,不管你承不承认,在不在乎,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从今以后,你都别想和我划清界限。”

  “那是你的事。”凤凰语气淡漠,像是赌气般说道:“昨晚的事,我很快就会忘记。”

  “是我的事,同时也是你的事。”没有因她的话而生气,龙辰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红艳艳的唇上落下一个吻,霸道的宣布。“还有,昨晚的事你忘不了,因为我不许。”

  昨晚尝到她的甜美,他不可能还忍得住不碰她。

  凤凰怒,刚要反驳就被龙辰亦的大手点住唇边,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径自道:“我不会逼你,但也不会纵容你离开我,昨晚你累坏了,再睡会儿,我该去上朝了。”

  放开她,龙辰亦起身下床,凤凰跟着坐起,扯动了全身,痛的她倒一口凉气,龙辰亦听到声音回身,皱眉道:“不是让你再睡会儿,起来做什么。”

  “上朝。”凤凰咬牙吐出上朝两个字。

  “今日你不用去。”让她睡是怜惜她,结果她却不知好歹,龙辰亦气结。

  “我要去。”凤凰挣扎着起身,双腿才落地就支撑不住身子,朝地面倒去,幸亏龙辰亦反应快,接住了她,免了她和地面接触的悲惨命运。

  “时间还早,乖乖睡一会儿,我下朝后回来陪你用膳。”将她放回床上,龙辰亦拉过被子帮她盖上。

  “要我不去上朝也行,你必须将龙辰润打发去封地,越快越好。”在他起身时,凤凰清冷的声音说道。

  “这么不待见他了?”龙辰亦挑眉。

  “是。”凤凰大方的承认,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别人算计了她,她绝对不会说一句没关系就过去了。“你的答案呢。”

  “准奏。”龙辰亦给出承诺,大手轻抚上她的脸颊,语气严肃认真。“凤凰,无论你要什么,只要告诉我,我都会为你去做。”

  这是他的心里话,不是随口说说。

  凤凰一愣,感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不知为何,他这句话让她感到温暖。

  龙辰亦走后凤凰反而睡不着了,忍住浑身的酸涩起床,低头时看到自己胸口壮观的痕迹,凤凰在心中将龙辰亦骂了一遍,在地上找到自己的衣物,胡乱的套上,裹着披风走出帝王寝宫。

  守在外面的小锦看到她出来,立马迎上去,看到她憔悴的模样,心中担忧。“小姐。”

  “什么也别说,过来扶我。”走出寝宫已经用了她所有的力气,想出宫必须小锦帮忙。

  小锦扶住凤凰,忧心的说:“陛下交代让您多睡会儿的。”

  “小锦,你若忘了自己是谁的丫鬟,我不介意放你回到原来的主人身边。”凤凰靠在小锦身上,费了些力气才说完这段话。

  “奴婢是小姐的丫鬟。”小锦果断选择站在小姐这边,皇上宠小姐,自然不会为难小姐的丫鬟,例如自己,反正小姐早晚会和皇上一起,都是她的主人。

  凤凰在小锦的搀扶下走出皇宫,在马车上等了一夜,睡了一夜的小风看到凤凰和小锦,急忙过来询问,凤凰摇摇头不愿说什么,坐上回宰相府。

  一回府就让人准备热水,沐浴时凤凰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只知道,自己和龙辰亦注定牵扯不清了。

  洗了澡,凤凰就上床继续睡觉,宫里再金碧辉煌她也不稀罕,还是自己的床睡着舒服,下午醒来,小风又大呼小叫的说宫里送了许多珍宝来,凤凰不置一词,看着碗里的米饭,忽然感觉很迷茫。

  可能天生的不服输性格,凤凰渐渐适应了早起上朝,凭借着聪慧的头脑,独特的见解,加上幕僚间偶尔走动她出手阔绰,在朝堂上混的风生水起。

  这一日,朝堂上有人奏请皇上,国本稳固,该选皇后了,新帝拒绝选后,狠狠瞪了老神在在的凤凰一眼,拂袖而去。

  大臣们面面相觑,悄悄抹汗。

  “宰相大人,您喜欢皇上吗?”有人问凤凰,为什么会这样问,很简单,刚刚皇上拂袖而去是看了她一眼。

  其他朝臣也竖起耳朵仔细听,他们早看出来皇上和宰相大人之间有事儿,皇上看宰相大人的目光那是毫不掩饰,男人看女人,唤宰相大人爱卿时,那语气,缠绵的根本不是在唤朝臣,而是唤自己妻子。

  “喜欢啊!”凤凰直言不讳,笑容淡定。

  “因为皇上是皇上?”

  “因为皇上长得好看。”凤凰笑眯了眼睛,他刚刚生气的模样真是大快人心,谁叫他有事没事都欺负她。

  更过分的是,他天天晚上偷摸去宰相府,还常常以议事为由将她骗去御书房,或是直接掳了她回寝宫,做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

  在朝堂上问了宰相大人,那人又到帝王面前去说:“皇上,宰相大人说喜欢您。”

  “嗯。”龙辰亦神色淡定的应了一声,他是她的枕边人,自然能感觉出她的变化。

  那人小心观察帝王脸色后,又说:“皇上,宰相大人还说,她喜欢您是因为您长的好看。”

  龙辰亦神色更淡定了,轻抚自己的脸,好看吗?她觉得好看就好。

  当晚,宰相府慕秋阁里。

  激情过后,龙辰亦抱着怀中柔软香滑的人儿,大手卷着她丝绸般顺滑的发丝,问她。“有没有考虑换一个身份?”

  “没有。”凤凰直接回答,这句话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缠,每天都要问一次,每次都挑这个时候。

  “为什么不考虑?”他又问。

  “我觉得当宰相很不错。”一如既往的回答。

  龙辰亦心里堵的慌,抓过她,狠狠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我们有了娃娃,他的父亲的皇帝,母亲是宰相,像话么。”

  “这很好啊!”凤凰笑容灿烂,宰相娘亲,皇帝父亲,多牛啊。

  皇帝父亲气急,又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惩罚了一番。

  可想而知,第二天宰相大人又没能去上朝,朝臣们见皇上神采奕奕的上朝,心中也欢喜,等着陛下颁布立后诏书。

  可惜,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太子殿下都出生了,宰相大人依然是宰相大人。

  皇上郁闷,朝臣们更郁闷。(全书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5/35643/62345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十一运夺金 股票行情查询今天 云南十一选五近期的 喜乐彩 河北十一选五高手计 a股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好运经纪人 双色球 幸运飞艇软件 电竞比分网app 天津快乐10分 搜 国职业棒球比分 山东11选5任选走 三一重工股票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