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盛世贵女:傲娇郎君惹不得 > 178 你干什么?

178 你干什么?


  

  他们就是恨不得把自己往死里整吗?!

  就这么活的不耐烦了?!

  就这么想死?!

  “还是你以为就这样死了,便可以得偿所愿见到你日思夜想的……”

  “你闭嘴——”

  “我闭嘴很容易!”封七月冷笑,“可我闭嘴了,你便能让宣雅活过来?还是你觉得你这么做了便是在为她报仇?哪怕杀不了罪魁祸首也可以让他空手而归是不是?!”

  否则他怎么会跑来这里?!

  周琰就在船上,就算他不知道来的是周琰,可怎么也不应该跑来这里杀人放火!

  “或者你就这么恨我,就算在这时候也不愿意让我好过!”

  沙赢冷笑,“封七月,当初你也是这么对她的?”

  封七月知道他口中的她是指谁,“当初?”她嗤笑道,“是啊,当初也和现在差不多,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都阻止不了任何事情!更改变不了她的任何想法,哪怕我拖延了时间,可最终还是一样的结局!”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般脆弱了!“沙赢,记得当初我们立下的誓言吗?!”

  沙赢无声冷笑。

  “我们发过誓绝不背叛!”封七月一字一字地道,“若是谁背弃了誓言,天理难容!”

  “所以呢?”

  “你也该休息了!”封七月道。

  沙赢大笑了出声,“七少这是在说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封七月没有答话,而是弯下腰伸手将张威手里的长剑拿了过来,站直了身子,长剑一挥,剑指对面的男人,“不,我只是在努力地在守护自己的东西!?”

  “你要和我动手?”

  “我有选择吗?”

  “就为了这些人?!”

  “为了我这么多年一直以来的坚持!”封七月正色道,“沙赢,我不会让你毁了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封七月摇头,“不,现在这世上怕是最想我死的就是你了。”

  “那你还……”

  窦章看不下去了,冷声打断了他的话,“因为她把你当兄弟当家人!”声音冷冽也带着一丝隐隐的不甘心,这臭丫头也就是对他从头到尾一如既往的狠心!

  “闭嘴!”封七月斥道。

  窦章看着她,哪怕有一百个理由不闭嘴,可最后还是闭了嘴,哪怕他担心的要死哪怕他知道她绝不会是沙赢的对手,可他还是顺了她的心意!

  因为他了解她更明白她!

  封七月转开了视线继续盯着沙赢,“打不打说句准话,磨磨蹭蹭的像什么男人?!”

  “你不是我的对手!”

  “没打过谁知道?”封七月冷笑,也没有再和他多费口舌,直接便出招攻击了,招式凌厉狠辣,一点儿也没有留情面。

  沙赢若是不还击,他便只能坐以待毙。

  只是可能吗?

  “好!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手里的火把坠落,缠绕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

  两人交上手了。

  窦章紧紧盯着,虽然只是开始但也可以预计到了结局,不过也还是忍着没插手,只是紧盯着等待最后真的要出事的时候再出手!

  封七月自然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不打也得打!哪怕是输的很惨也必须打!宣雅已经死了她没有法子,可沙赢还活着,这里很多人也都还活着!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不能放弃他!

  沙赢一直冷笑,手下也没有留情。

  很快,封七月便负伤了,只是却还没有停手。

  “你就真的不怕死?!”

  “我的命硬着呢!这么多年来怎么也死不了今天也不会就交代在你手里了!”

  “若不是看在夫人的份上……”

  “别跟我提她!我现在最不想听到的便是她!她倒好,一死了之什么也不用管了,把这么个烂摊子丢给我!你觉得我是托了她的福才活到今天,而你也是因为她才会一直保护我让我有机会走到今日?沙赢,你未免太瞧得她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若没有她,我会过的比今日好多不知道多少?!我不需要披着别人带的皮,不需要背负责任与仇恨,我可以活的更加的自在更加的坦坦荡荡!”

  “那你就下去陪她吧!”

  显然这些话是激怒了他了。

  封七月应对的更加吃力了。

  张威也看不下去了,想要冲出去。

  窦章一把将他拽住。

  “你干什么?!”

  窦章的脸色比他还要凶狠,话也没回他,直接一把将他拽着仍一边去,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封七月身上。

  她已经很危险了。

  有好几次差一点便被伤到要害了。

  可她还是坚持着!

  窦章不担心不着急吗?

  他比谁都着急比谁都担心!

  只是——

  他不能阻止!

  她在用自己的性命来挽回这个家人,所以,他不能阻止!

  相对于封七月的狼狈,沙赢便轻松许多了,只不过神色却比之前的更加的可怖,那什么温文尔雅的皮早已经被撕的破败不堪,将原本的真面目彻底的暴露出来!

  “你就真的不怕死——”

  “怕!”封七月咬牙道,“所以我才不能让你继续胡闹下去!”

  沙赢面容一狞,招式突变。

  窦章眸子一睁,同时出手。

  险象环生。

  可以说是千钧一发了。

  若是再晚一刻,她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没事吧?”窦章将人纳入了自己的保护圈内,一边防备着沙赢继续出手一边低声问道。

  封七月苦笑,撑着长剑半跪在了地上,硬生生地把涌上喉咙的猩红鲜血给咽了回去,哪怕已经尽力了,可也还是输了。

  沙赢也半跪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窦章脸色更阴沉,伸手夺过了她手里的长剑。

  “别……”封七月拦住了他,“别……”

  “他不会醒悟的!”窦章明白她的意思,可不是所有人都会醒悟!当年的薛海是如此,如今的沙老大也会是这样!“你不要白费功夫了!”

  “不要……”封七月还是摇头。

  窦章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哪怕不愿意也还是顺了她的心意,“我们走。”

  “你……”

  “要么我留下来杀了他,要么你听我的话跟我走!”窦章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封七月不知道该气还是该如何了,“里面关着的人……”

  “他现在还有力气杀人放火?”

  沙赢嗤嗤冷笑。

  就这反应便证明他的确还有力气。

  窦章冷眼扫了过去。

  “七少,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沙赢嗤笑道,“趁人之危……”

  “总比你把自己的无能归咎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窦章冷笑,什么叫做是七月害的?若他真的对宣夫人如此情有独钟,当年便该出手,而不是等到现在才来发疯!“你若是男人就以男人的方式去做你想要做的,而不是在这里为难一个女人!”嘲讽不屑的语气恶意满满,“出卖宣雅的周琰就在船上,你若是真的想要为她报仇现在就去!”

  沙赢满满站起身来。

  张威忙道:“够了!沙老大,你是不是真的要亲者痛仇者快才舒服!”外敌入侵,他不带着兄弟一起抵御外敌而是来这里做这些事情,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算恨七少也不知这么做的!“那个让大伙儿敬重的沙老大,那个让夫人毫无保留信任的沙赢到底哪里去了?!”

  哪怕他现在去找周琰拼命把所有兄弟甚至七少都给搭上了,也好过现在这般!

  他到底在想什么?!

  到底想做什么??!

  “你笑什么?!”窦章怒斥道,刚刚就不应该手下留情!

  “把这里看好了!”窦章没打算介入两人的争吵,冷声说了这话便抱着封七月走了,就算怀里的人很不情愿也还是没退让。

  就算没有伤的很重,可身上还是有伤!

  哪怕没有,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

  就算是老天爷也没法子叫醒一个故意装睡的人!

  沙赢就是这么一个人!

  他现在重伤,张威足以应付。

  寨子的人都去海边了,从后山回院子很顺利,一个人都没看到,哪怕是伤患也没有,而远处的打斗声似乎也沉寂下来了。

  “情况如何?”封七月没阻止他给自己疗伤,只是这股安静让她有些不安。

  窦章却不说话。

  “问你话了!”

  “声音这么大不疼吗?!”窦章却低吼。

  封七月一愣。

  “你不疼我疼!”心疼死他了!

  封七月愣了好半晌,就算是傻子看着他的神情也明白了,“我没事,都只是一些皮外伤……”在这般的眼神下,就算真的没事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底气,更何况她不是真的没事,“窦章,我没事。”

  “你这话留着跟徐老头说吧。”

  “你敢!”

  “我为何不敢?我管不了你还不能找人管你?”

  封七月没有怼回去,低头沉默半晌,才缓缓道:“窦章,沙赢不是我的仇人……这些年我们生死相依过,我们是……”

  “你们是家人,是兄弟,而我什么都不是是不是?”

  明明是自己要顺着她的,可事情了了,却又是第一个和她闹的。

  窦章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她给整疯的。

  不!

  或许现在就疯了!

  否则他怎么会什么都顺着她?哪怕知道很危险一个不好就会失去她也要顺着她!

  “封七月你给我……”

  这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了。

  有人冲出来了。

  窦章赶紧起身戒备。

  “七少……七少!”是阿苍。

  窦章也没放下戒备,“有事?”

  阿苍吓了一跳,不过却并不意外,“七……七少……船上的人说要见你!”

  “他们攻上来了?”封七月问道。

  阿苍摇头,“没有,兄弟们都守着呢!而且……”他又看了一眼窦章,“窦总督给了一个令牌给我们,那些人看了令牌之后就撤了回去,然后就提出了要见七少。”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他们的总督大人!”

  所以,今晚的突袭真的就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

  只是他到底是另有目的还是为了来救七少?

  “沙老大呢?”

  “嗯?”

  “沙老大在哪里?”封七月继续问道。

  阿苍摇头,“一直没见到。”

  “你去后山的木屋看看。”封七月继续道。

  阿苍愣了一下,“好!”说完又想起了来的目的,“那船上的人……”

  “我会处理。”

  “那好!”

  比起其他人,阿苍的确单纯许多了。

  “七少,我相信你的!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出卖我们!沙老大……沙老大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我阿苍绝对相信七少你!”

  “哪怕我是女人?”

  “啊?”

  封七月笑了笑,“去吧。”

  阿苍搔了搔头,“好,我马上去!”

  封七月想起身。

  “不许动!”窦章将她摁了回去,“伤口还没处理好。”

  封七月也没坚持,任由着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反正也不着急,“你给他们的令牌……”

  “我的亲兵见到了便知道该如何做。”窦章说道,“哪怕是皇帝来了也指挥不动。”

  封七月并不意外,“周琰知道我在这里?”

  “或许。”窦章回答并不确定,不过只要周琰不傻便能猜的出来,风七这层皮披的并不严实,更不要说湖州城还有一个周琰能够认出来的徐真!他现在甚至都有些怀疑这臭丫头把徐真带上岸便是为了让周琰发现的!

  “你这是什么眼神?”

  “没有!”窦章傻了才会说,“待会儿我去会会他,你先不要露面。”

  “嗯。”封七月对此没有异议,虽说她的最终目的是周琰,不过眼下却不是最好的时机,她现在出现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的意义!“岛上的人不能出事!”

  窦章颔首,“好。”

  没过多久,张威便回来了。

  而沙赢逃了。

  用逃这个词似乎有些侮辱他,不过他的确走了,在张威的面前堂而皇之地走了,也便是说他去后山杀人放火并不是打算同归于尽。

  “你想多了,他压根儿就没打算死。”

  封七月沉默。

  “或许还看你笑话了。”窦章继续道。

  封七月狠狠地剐了他一眼。

  窦章没继续下去,“我让亲兵上岛来……”

  “我让岛上的兄弟去查。”封七月打断了他的话,不等他说什么便又道:“不是不信你,只是戏还是得宴下去。”

  计划还未完成脱轨,所以,这场戏还是得继续演下去。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5/35337/58749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