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纪事 > 0210,扬名

0210,扬名


  正当韩太师为孙女儿的事,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韩皇后又召见他了。

  传话的老太监,曾收过不少韩太师的好处,便悄悄提醒他,娘娘发着脾气呢,而且,御书房中站着不少人,其中有金翰林。

  韩太师听太监一说,心中猛地嘎登了一下。

  “出什么事了吗?”他一边跟着太监往府门口走,一边问道。

  “咱家也不晓得啊,娘娘不说,只冷着脸呢,其他人……其他人有金翰林在场的时候,更是不说呀,咱家问不出来。”老太监摇摇头,“太师见娘娘时,务必小心些。”

  连支言片语的消息,都打听不出来?

  韩太师的眉尖更加皱起,这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忐忑不安中,韩太师跟着老太监来到皇宫的御书房。

  果真如老太监说的那样,御书房里,已站了不少人了,正首的韩皇后,看到他进来,面无表情说道,“太师大人,等你多时了。”

  “臣,参见娘娘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行了行了,这些虚套就免了。你先看看这个。”韩皇后伸手点了点桌案上的一份折子。

  一个小太监马上拿起来,递与了韩太师。

  韩太师看了一眼韩皇后,小心翼翼打开折子来看。

  一看不打紧,越看是越心惊,而且是,从头凉到了头发丝,凉到了脚板心。

  怎么会这样?

  “说吧,太师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韩皇后淡淡问道,“冀州知州可是一口咬定,全是你的指使呢。”

  “太师,老臣和诸位大臣,都等着太师解释解释呢。”金翰林伸手一捋胡子,冷冷说道。

  “诬陷!一派胡言,全是诬陷!”韩太师大声道,“老臣并不知情,更与冀州知州没有交集!他是在诬陷老臣!”

  “本宫已差人命他进京述职,届时,你和他对质一下吧。”韩皇后看了一眼韩太师,没什么表情说道。

  “老臣身正不怕影子歪。”韩太师声音朗朗。

  ……

  离开皇宫后,韩太师匆匆赶回韩府。

  才进书房门,便见儿子正候着他。

  韩紫菱父亲还等着他听结果呢,见他回来,忙问道,“娘娘宣父亲进宫,是为什么事?”

  “事情不妙了。”韩太师取下官帽,往桌上一丢,抬眼看向儿子,神情凝重,“你马上选五十名善于暗杀的高手,前往冀州城。”

  “父亲,有何安排?”

  “把冀州知州给老夫杀了!”

  韩紫菱父亲吸了口凉气,“杀冀州知州?他惹事了?”

  韩太师冷笑,“这个老小子,居然将老夫出卖了!”当下,他将御书房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儿子听。

  韩紫菱父亲吸了口凉气,“父亲安排的极是,儿子这就去安排!”

  ……

  世间事,总是那么玄乎,计划永远赶不是变化。

  韩太师父子派人前往冀州城暗杀冀州知州,可不巧的是,没杀死,反而让对方跑掉了。

  救了冀州知州的陆子翊,点点冀州知州少了一只耳的头,眸光淡淡说道,“冯大人,还要替韩太师卖命吗?本殿刚才幸好手快,拉了你一把,要不然,你这头,这会儿已经成了两半了。”

  “老夫要告他,要上御前告御状!”冀州知州捂住不停流血的头,大声愤怒道。

  想到大刀砍来的那一刻,他心里头直发凉。

  “由我送他去京城吧。从冀州到京城,共有二千来里路,路途遥远难保不会出问题。”林恩望了眼被抓住的一伙刺客,对陆子翊说道。

  暗杀的居然有五十人!

  死了十一个,伤了十五个,其他全活捉了。

  也不知还有没有潜伏的暗杀者。

  “还有一人也要去。”林园走来笑微微道。

  “谁?”林恩问。

  “这位!”林恩推一把金禹行,“保护我哥哥,他要是掉一根头发,我可饶不了你!”

  金禹行笑得一脸灿烂,“保证完成任务!”

  林恩却不高兴了,冷笑道,“谁要他帮忙?哼!”来了冀州一个月,州府的衙役们,居然在传他和金禹行的闲话,说他二人是对断袖!

  怎么可能?

  可笑!

  陆子翊点了点头,“一路前往,山高水险,多个人多个照应,金大少爷,拜托你了。”

  “一定一定。”金禹行哈哈一笑。

  林恩转身便走:“哼!”

  金禹行在后面追,“喂,传个闲话而已,就那么计较?”

  ……

  虽然冀州城的瘟疫情况并不严重,但马上快过年了,过了年,天气一转暖,更加不容易控制疫情。

  林园想了个主意。

  凡是生了病的人,全都集中起来安排住宿。

  按病情的严重程度分等级,每一个等级的住处,也要分开。

  较严重的,已经卧床不起的那种,定为甲级。

  较轻的定为乙级。

  病情一天好于一天的,定为丙级。

  每个区的病人,由专门的大夫和仆人看护。

  病人们的住处,每天早晚消毒。

  看护们发重金俸禄。

  林园将建议写出来,给陆子翊看,“这么做,是为了防疫情扩散。”

  陆子翊赞叹道,“阿园,这个主意不错呢!”

  林园笑道,“你同意了?那咱们事不宜迟,马上开始实施。”

  “不过……”陆子翊有些担忧地说道,“让得病的人搬离自己家里,怕是他们不愿意。”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故居有感情。

  林园表示理解,她笑道,“重金有赏啊!凡是配合的,每日免费治病免费吃住的同时,还给予一定的慰问奖励,每人奖励二十两银子一百斤粮食。但是,凡是不配合的,重罚他们的家人,每个成年人罚十板子!”

  陆子翊眸光一亮,在罚与奖励之间,人们一定会选奖励,他点了下头,“这个补充法子不错!好,我安排下去!”

  陆子翊命人将林园写的建议,用大号毛笔写出来,张贴在四处城门口。

  与时同时呢,他又差人寻找着临时住所,给这些人居住。

  益州城有几个大户人家,在城中瘟疫刚刚传开时,已带着阖家老小,逃往外地避灾去了,家里只有老仆看守。

  陆子翊征集了三户的别庄,一共百来间屋子。

  将那里设为病人的临时住处。

  起初,得了病的人,死活不肯离开自己的房子。

  他们害怕官府说话不算话,是将他们拉去活埋了。

  但看到衙役将银子放在桌上,他们相信了。

  “速度快点,太孙殿下有令,今天所有得病者,全都得搬走,误时者,全家杖罚十板子!”

  得银子当然比打板子可爱多了。

  人们全都积积配合。

  ……

  林园亲自检查病人的撤离情况,搬到临时隔离区后,林园又亲自带人查看众人的病情。

  陆子翊看到她忙前忙后,小脸都瘦了一圈,忍不住说道,“你就不会老实安份地呆在屋里,歇息一会儿?”

  林园笑着摇摇头,“现在正缺大夫呢,我正好替补上。”

  陆子翊不满道,“你算什么大夫?你哪里会医?”

  “太孙殿下,不准小瞧人!”林园眯着眼,“我会不会医,你瞧着就是了。”

  帮手不够,林园将韩紫菱主仆从她们的别院里拉出来,给她做下手。

  韩紫菱想杀了林园的心都有了。

  林园盯着她的脸,冷冷一笑,“韩大小姐,我可是为你好,在为你洗白呢!你带了一马车队的残次品救灾物资出来,人们对你早有怨言。说不定呀,你的恶毒名声已在京城传开了,你还不趁机做点好事,得个好名声?让人们忘记你的过去?”

  白术悄悄拉了拉韩紫菱的袖子,小声道,“小姐,这个法子不错呢。”

  “不错什么?贱丫头,胳膊肘子朝外拐!”韩紫菱气得大骂着白术。

  白术窘着脸,不说话了。

  “开始吧,韩大小姐?”林园将护理服扔到她们的怀里,“穿上这个,跟我走。”

  韩紫菱抖开衣裳,一件粉色的粗布外裳,没有绣花,没有滚边,做工粗糙,质地比她家的抹布还差。

  “这是什么?我不穿!”韩紫菱抓起衣裳往地上一甩。

  林园回头,她居然敢丢了?

  这是她按着现代那世的护士服款式,结合现在这世的审美,做的新形护理服,韩紫菱居然瞧不起?

  “你不是会设计吗?为什么设计这么丑的衣衫?”韩紫菱气鼓着脸,冷声说道。

  林园淡淡道,“这是保护你的衣裳不沾灰尘的罩衣,是临时穿的,回你住处时,你再脱下。”

  “我不穿,太难看了!”

  林园转身就走,“随你好了,不过病人们已经接受了这种粉色衣裳,他们看到粉色的罩衣,就知道是护理员来了,会格外的尊敬着,你要是穿着你华丽的丝绸衣前往,当心人们以为你是跑去奚落他们的,或者,以为你是得病的。把你隔离起来。”

  韩紫菱吓得脸色一变。

  “小姐,咱穿上吧?反正回去就换下来。”白术从地上捡起衣衫,小心说道。

  韩紫菱咬了咬唇,不敢不穿了。

  林园的医术,不仅让陆子翊这个外行惊讶,连城中的那一众大夫们,也全都惊讶着。

  林园的医术,十分的怪异,和他们往常行医的法子不一样。

  她不仅懂各种药草治内科,还懂外伤骨科。

  有几个病人的病情,十分的严重,又都是妇孺老人,他们不敢配药,怕将人治死了。

  他们宁可病人们就这么病死,也不敢治死。

  但林园不怕,她亲自到城外采了稀有的药材回来,亲自煎药,几天下来,那几个病得快不行的人,竟渐渐地好转了。

  消息一传开,病人们主动要林园看病。

  不仅如此,林园还要求每个大夫和护理员进病房前,先用皂泥净手,再换她特制的罩衣,连鞋子上也套了干净的布套。

  男子行医穿白衣,女子是粉衣。

  不另外呢,林园还命人印了册子,册子上介绍着,平时该怎么做,才避免感染上瘟疫。得了瘟疫,该怎么救治,怎么防传染上。病严重了,该怎么护理。

  因病故去的人,该怎么掩埋。

  详详细细写明,并画了图画,让儿童和不识字的妇人老人也看得懂。

  ……

  外有陆子翊严厉地实行隔离制度和整治环境卫生,内有林园一行人细心的看护和诊治。

  冀州城中的疫情得到了控制,到腊月时,只剩三个老者还在病房,其他的人全都陆续康复回家去了。

  那些人病好了,家中又得了二十两银子并一袋子大米,阖家高兴地办起了年货。

  当然了,他们知道,他们是怎么好起来的,纷纷前往林园的住处打爆竹道感谢的话。

  更有歌谣唱着林园的美德。

  说她是粉衣仙女落凡间。

  韩紫菱嫉妒呀,可嫉妒有什么用?

  她才发现,她活了十七年是白活了。

  她只会吟诗,抚琴,绣绣花。

  再然后,学经营后宅之道,学怎么迎合男人管着女人仆人。

  但是,林园的活法,和她截然相反。

  林园不会绣花,抚琴也不是刻意的,而是随意,吟诗也不会。

  更不会迎合男人,却得到金禹行的坦陈相待,甘愿当她的护卫,更得陆子翊的青睐。

  白术也替她家主子不服,“林园八成是个妖女!神得不像人,她怎么什么都会?”

  “什么妖女?是贱人!”韩紫菱咬牙切齿。

  好在韩紫菱的坏名声,因着她跟着林园跑出跑进的忙碌,被人们淡忘了,没再往她的身上丢石头了。

  “我琢磨着,可以回京了,你赶紧收拾起来。”韩紫菱吩咐着白术。

  回到京城,她再好好的跟林园算算帐,居然将她当丫头使唤了一个月。

  ……

  到腊月中,疫情全部得到控制,城中再无百姓生病,陆子翊和冀州同知做了交接,带着林园一行人回京城。

  当车马队行到长街时,林园惊讶地发现,道路两旁有不少人夹道欢迎着。

  更有不少人往林园的马上扔鲜花瓜果。

  “林园活菩萨”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呃,我居然成了活菩萨?”马车里,林园对陆子翊笑道,“我要不要建座庙,收收香火钱,靠这个发家致富?”

  “嗯。”陆子翊只嗯了一声,又低头写着什么去了。

  林园凑过去看,只见那信纸上写着,“请辞书!”

  请辞?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1/31956/79671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