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致命娇妻:高冷穆少请小心 > 第九十章 我并不指望你,懂么?(上架首日第二更~)

第九十章 我并不指望你,懂么?(上架首日第二更~)


  男人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身在天国。

  不过天国是极乐世界,他现在哪哪都痛,也就排除了升天的可能。

  秋日近冬,晚上的温度还是很冷的,在尸堆里晾晒了几个星期的他深有体会。可现在他不仅不觉得冷,还感到十分温暖,这让他不禁愣了愣神。

  愣了一会儿他发现,他的世界是一片雾蒙。

  “醒了?”

  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冷不丁从一边传来,男人习惯性去摸腰间的枪,可一摸他才忽然想起前不久发生的事。

  他不是在津州?

  他没死?

  开枪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眼睛受伤无法看见说话人的样貌,但听那清冷且略有些童声的嗓音,他敢确定,这就是他开枪打死的女人。

  他亲眼见她倒了下去!

  “忍着。”

  一声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左耳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这痛觉因失明而不断放大,他惊得一把推开身边的人,“你做什么?!”

  女孩被猝不及防一推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东西打了一地,乒铃乓啷一阵响,弄得床上的人更是不知所措。

  女孩刚掏出子弹的肩膀还痛着,正要给人上药还被推开,她本就没什么耐心,当即“啧”了一声,起身拽过男人左耳,手上没轻重地把酒精倒上去。

  冰凉的液体就像刀一样刺痛耳垂上的伤口,顺带还沾上了脖颈边溃烂的疮伤,男人感受到这疼痛的第一秒差点昏厥,他条件反射“啊”了一声就要往后躲,谁知道这杀猪的叫声还没喊出来,女孩就捂住他嘴巴。

  “闭嘴。”

  男人尝到了女孩指尖乙醚的苦味。

  “你干什么!唔……手上有酒精往人嘴上摸?!嘶——你轻……”

  “耳朵没掉,吵什么。”女人扫一眼面前龇牙咧嘴的人,把酒精搁一边,拿茶叶将耳洞塞住。

  然而毕竟她刚开始使的是杀人的力度,穿的洞比普通耳洞大了三倍,一根茶叶塞上去,很快沾了些血又掉下来。

  女孩皱皱眉,把一边的棉签棍掰了点下来,混着茶叶一起往耳洞塞去,“别动,小心把耳洞给你穿对称了。”

  男人闻言,果然不动了。

  当然,他不是因为怕穿耳洞噤声,而是后知后觉地注意到了一件事。

  他对她开了一枪,但这个女人救了他。

  她在给他疗伤。

  耳洞成功堵上,女孩开始处理他脖颈处破裂的浓疮,手法还是像之前那样“残忍”,可一直到伤口处理完毕,男人都没再出声。虽然他依旧疼得握紧了拳头。

  男人身上伤口早已清理完毕,把耳朵和因酒精刺激流血的疮伤弄好就差不多了。

  女孩见他紧闭着眼平躺着,走到炉边又加了几根柴火,搬了个凳子坐在男人边上。

  屋里安静下来,只剩下火盆里的木柴咂咂作响。

  男人像是知道酷刑告一段落,他静心听了听尚在近处的呼吸,开口:“为什么救我?”

  女孩端起水杯,吞下一颗胶囊,“你是少爷么?”

  “……”男人皱眉:“你侮辱我?”

  女孩也发现自己问法不对,改口:“问你,有钱有权?”

  男人默了默,“都有。”

  “家在京西?”

  “恩。”

  “叫什么。”

  “……穆城。”

  女孩的眸子亮了亮,“你是穆城?”没等男人回答,她仔细看了看他长相,笑意有些轻蔑,无声道,“是穆铭忠的儿子。”

  瘟疫发生前,父亲曾带她去见过穆铭忠一面,当时几人欢谈,还曾互相邀请家里一聚……

  可父亲已经不在了。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为什么救你,你心里应该有数。”

  穆城抿唇。

  “我要你出城,帮我做件事。”

  穆城一顿,说:“城边有埋伏,我出不去。”

  “我送你出去,”女孩说,“要你做的事,到了城郊就会知道。”

  “……”穆城默了默,“为什么是我?”

  “不为什么。”

  这句话穆城无法回复。但他大致猜到,要做的事和“钱”、“权”关系很大。

  这个女人认识他,她不禁杀人,还想涉及京西的政界。

  穆城心底闪过无数计划,可这些计划,无疑都得等他伤势痊愈后才能实行。想到这,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一天比一天多的浓疮竟没了痛痒难熬的感觉,问道:“你有疫苗?”

  疫苗,在女孩这理解,也就是能治愈瘟疫的东西。她想了想,“恩。”

  有疫苗不救人,反而尽数屠杀?!

  穆城怒火攻心,强忍着没让自己跳起来把女孩掐死,声音不平道:“你……为什么杀他们?”

  “他们?”

  “津州市民。”

  女孩一顿,“他们没救。”

  “为什么?”

  “不死,闯出城,扩散病毒。”

  “你不是有疫苗么?”

  “太少了。”

  “难道不该拿疫苗检验,治愈全城么?!”穆城声音大了起来,不下心扯到伤口,他哑声,“不能都救,所以得死?!”

  低沉的吼声晃动了桌面上的蜡烛,女孩听着,伸出一只手指,接住了滑落下的蜡滴,“不值,”她一顿,“他们不值我这么做。”

  听着女孩并无一丝波澜的冰冷腔调,穆城闭了闭眼,“……为什么我值?”

  “你也不值,”女孩站起来,轻蔑地扫一眼双目失明的穆城,“你不过恰巧对我有用而已,要你做的事,也不是非做不可。你不做,我也会亲自来做,”她的声音夹杂淡淡的嘲讽之意,“你的死活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并不指望你,懂么?”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从小养尊处优环境生活的穆城,可他一边气得没话说,一边又回味出了这话里有些微妙的情感。虽说是句无情、霸道的话,但也许是说话的声音太年轻,听上去反倒有种撒娇的意味。

  毕竟如果真的不做指望,费尽心思救他做什么?

  穆城对这种行为极不理解。

  二人皆不言语,房间恢复安静。女孩添了几根火盆里的柴木,把椅子移开,拿了床被子铺在地上。

  听着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穆城眯着眼想看清,然而如同上千度近视的眼睛并不能让他看见光以外的事物。他静静听着,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声音消停了。他听见女孩躺在了地上。

  “……没其他床了?”

  “有,别的房间。”女孩给自己盖上被子。

  ------题外话------

  今天三更~还一章在晚上七点~

  求小天使收藏评论呀

  评论奖励10币哦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0/30381/61056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