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致命娇妻:高冷穆少请小心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怎么,要我搀你出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怎么,要我搀你出来?


  说实话,苏倾早几年前就做好有朝一日要进审讯室的准备了。要说进去的时候她一点儿也不紧张,那和顾南行眼神交汇后,她更是连短暂拘留也不用担心了。

  顾南行看过来时的眼神和从前一样,只是多了些惊讶和愧疚。这完全在意料之中。

  她被带进审讯室,坐在探照灯前,不多时铁门被打开。吱呀一声,那位警长和笔录员走了进来。

  走过来的时候她听见有人叫他张警长。

  “名字,年龄,住址。”张蒙咳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下,带上幅眼镜,盯着苏倾。

  苏倾从容与他对视,“苏倾,28岁,滨江豪园A栋1203。”

  “恩,”张蒙看了看手中资料,“大学任教,几年了?”

  “四年前入职,但只陆续上过半年课,加上最近的一个月,算一年不到。”

  “还有什么副业?”

  “八年前任职京西医院主治医师,去年入职人才基地,目前正在留职停薪。与其说是副业,不如说是因暂时没接到复职通知,才回学校教书。”

  笔录员快速记着,张蒙抬了抬眼睑,从老花镜的上方望向苏倾,“你在人才库工作?”

  苏倾点头,“是。”

  “做什么?”

  “法医。”

  “为什么离职?”

  苏倾笑了,“这个,最好还是先咨询一下总局我能不能说。”

  张蒙扶了扶眼镜,半晌,点点头,转了话题方向,“和童忻怎么认识的?”

  “她是我学生,在医学原理重修一班。”

  “哦,”张蒙的面庞历经沧桑,可他的眼睛却仍然精明犀利,“你和她经常聊感情问题?”

  “也不算经常,只不过她有时下课会来问我一些问题,”苏倾一笑,“我始终认为她找了个男友。”

  “她都问你些什么?”

  “怎么抓住男人的心、怎么让对方离不开你、该不该与所爱之人远走高飞之类。”

  “你让她远走高飞了?”

  “没有,”苏倾说,“我说,如果你们能在一起而没走到最后,会很遗憾。”

  张蒙:“你在暗示。”

  “如果这算暗示,那我想请问警官一个不是暗示的回答,”苏倾敛了些笑意,“我想您会拒绝回复这个问题。”

  张蒙顿了顿,“五天前,4月13号下午六点,你在哪?”

  苏倾想想,说:“那天周二,我没课,一直呆在家里。”

  “滨江豪园?”

  “……”苏倾一默,“不是,八大仙人景区公寓。”

  张蒙目光一凝:“你刚可没说过还有这个住址。”

  “谁都有点隐私,那的房子不是我名下,本也不算我的住宅,”苏倾补充,“是我朋友的房子。”

  “朋友?”

  “恩,叫宋子渊。”

  张蒙盯着苏倾,挥挥手让笔录员记录下来,接着说:“我想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学生,童忻至今已经失踪五天,他们的父母确信这与你有关,”他抽出一张复印稿,推到苏倾面前,“这是童忻留下的书信,红笔勾画的位置正谈到你给予她出走的信心。”

  “我想这并不是什么有说服力的证据,”苏倾只瞄了一眼那张纸,“这字迹确实是出于童忻,我认识,但如果写的是一封努力学习的感谢信,说不定也会谈及我对她的帮助呢?”她一顿,“童忻是一个懂事活泼的孩子,但却有太多的事没人能听她说。她的父母,看似心急如焚,但其实那位林女士是续弦,这个警官您应该知道吧?”

  张蒙看着她不动,暗示继续。

  苏倾说:“母亲早亡,父亲和后母也都成天忙于公司经营,哪怕家庭氛围再浓,一个青春期少女总会感到有些变化,也会想找个人来倾诉。这个年龄有喜欢的人,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你是说她确实有个男朋友?”

  “我昨天到她常去的店问过,她在那有个聊得来的人,每次去都会找他。”

  “什么店?”

  “卢浮宫,景河对面巷子里的夜店,”苏倾一笑,“您从来没在童家父母那听过吧?他们可能也不相信,自己的乖乖女会去那种地方。”

  张蒙默了默。他的确没听那对叽喳乱叫的夫妻说过自家女儿的坏话,但他一直当做是对亲人的偏爱,没想过他们连女儿常去的地方都不知道。

  “因为书信上有提到我,林女士就对我有误解,这明显是说不通的,我也没有作案动机。要说动机,她还要更可疑一些,”苏倾弯了弯眸子,“童忻一消失,童家的财产不就都归她儿子,童桥所有了?”

  张蒙摇了摇笔杆,“转移话题是有一套,”他问,“照你这么说,童忻在夜店和一个男人好上了?”

  “很有可能。”

  “那个男人叫什么?”

  “这就该警官您出马了不是么?”

  张蒙听着,拿笔在纸上划了几下,又沉默一会儿,抬眸:“你猜测,童忻和那个男人私奔了?”

  苏倾嘴角勾了勾,“我可没这么说。”

  张蒙定定看了她几眼,随即把眼镜取下放兜里,站起来。笔录员见领导起身,很快走去门口帮忙把门打开,站到大门外侧。

  张蒙略微发福的身体走到大门边,把门外的灯光遮了大半,他站在那停了停,说:“擅长问询,有前科?”

  苏倾坐在原位望过去,“有的话京大就不会要我了。”

  张蒙低低笑了一声,瞳孔泛着日光灯的森白,“提一嘴,洗清嫌疑还早,但说实话,希望不是你。我有预感,如果是你,会是个大案。”

  说完,张蒙两手背在后面,踱步走了出去。

  审讯室的门再次关上,屋内只剩苏倾和一盏明亮的探照灯。按理说很快就会有警员把嫌疑人带去临时拘留所暂拘一星期,但几分钟后,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背光而站,看进来,“怎么,要我进去搀你出来?”

  苏倾笑笑,从位置上站起,走了出去。她看着大门被关上,笑着看向顾南行,“多谢。”

  顾南行眼神示意身边几个警员下去,带着苏倾往外走,“谢什么,弄得跟我包庇嫌犯似的。”

  “顾少一向以身作则,怎么会随意假公济私?”苏倾抬眸对他一笑,“要包庇,也是包庇好人。”

  ------题外话------

  求小天使收藏评论呀

  评论奖励10币哦


  http://www.jtjrfi.com.cn/books/30/30381/60328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