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偷香 > 第399节 知人知面

第399节 知人知面


        黄堂一语落地后,堂中云舒落寞。

        云朵变幻无穷,人心反复难测。

        夜星沉闻言还是在笑,可心意亦是像藏在云雾之后,让人难以捉摸。

        在黄堂侃侃而谈的时候,众人神色各异,徐先生、秦奋听到黄堂的推测,难免神色狐疑。

        单飞却是暗自叹气,心道千万别被黄堂说中了这种事情。

        夜星沉是个高人,无论见识和武功都是人中翘楚,但这么高的人究竟能做多么高的事情,谁都无法意料。

        单飞对夜星沉的言论绝对赞同,可他早见多了说一套做一套的主儿。

        和曹操交往的过程中,无论曹操怎么说,单飞始终持有警惕的态度,和夜星沉交谈时他亦是如此。

        这和他太过谨慎无关,却和他见过了太多人情世故有关。

        人是最难了解的动物,你身边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都会捅你一刀。对于经历权利洗练的曹操和夜星沉,有戒备绝对是聪明的举动。

        原来冥数之主还是有任期的,这点和现代的民主制已经很像,但老奥抱着“为世界和平”的念头都在争取连任呢,夜星沉有这想法再正常不过。

        冥数不让连任的?

        这规矩是单鹏制定的?

        不管规矩是谁定的,只要是人定下的规矩,就有人会想办法改变它。

        夜星沉改变规则的方法很是巧妙,不过也和湾湾的老蔡差不多上任后一心想着干掉以后的竞争对手,就我一个候选人了,你们不选我还能选谁?

        堂中云冷,让夜星沉的笑容看起来也有些冷漠。

        良久,夜星沉终道:“我控制不了别人如何去想,可却有些失望。”

        黄堂嘿然冷笑,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他知道在场的众人都是聪明人,也会做出保身的选择。

        夜星沉又道:“你们都信黄堂所言?”他这次望向的是徐先生和秦奋。

        徐先生、秦奋互望一眼,徐先生冷冷道:“我们也控制不了别人如何去想,如今关键的是宗主究竟是怎么来想?”

        夜星沉笑道:“原来你们还是不信的。”

        他话才出,人倏然而起,眨眼间就到了徐先生、秦奋二人的面前。

        众人大骇。

        撕破脸皮后,动手看起来不可避免。夜星沉主动出手也不出众人的意料,可谁都没料到夜星沉身法已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徐先生、秦奋亦没料到夜星沉这般功夫,更没想到夜星沉会先对二人出手,可他们早有戒备,更兼在冥数多年,身手已在九星之上,绝不会没有反击之力。

        秦奋闷哼中,衣袖急挥,人已爆退。

        徐先生却是断喝声中,手中亮光一闪即逝,抗住夜星沉的一击后,人亦飞身而退。

        二人一退后随即就要躬身反击时,倏然止住,脸上均露出惊骇的神色。

        夜星沉的右手如勾,正捏在黄堂的喉结之上!

        黄堂本是火爆欲燃的模样,但那一刻脸色却苍白如同寒冰。

        单鹏、巫咸创建冥数后,着实在冥数保存了许多上古经典。

        这两千年来,中原动荡连连,无数留存的经典毁于战火动乱,冥数却是得以留存人类的精华。

        檀石冲以火淬武,剑法笑傲世俗,可他黄堂是火神祝融之后,自入主冥数以来,对火之真意的领悟或许不如当年的祝融,但若论淬火炼体之功,还是远胜檀石冲。

        若非如此,檀石冲也不会对他心服口服,对其的命令言听计从。

        夜星沉要发飙!

        黄堂早有预料,他一直在凝神提力,就准备迎接夜星沉的惊天一击,可他和徐先生二人一样,均没想到夜星沉会先对徐先生、秦奋出手。

        这二人被夜星沉一击而退时,黄堂就要出手相帮

        黄堂揭露夜星沉的计划时就知道自己势单力孤,只有联合徐先生、秦奋后,才能和夜星沉决个胜负。

        徐先生、秦奋若倒,他黄堂无法幸免。

        可黄堂身形才起,势道将喷未喷之际,夜星沉已向他出手。

        快且劲的出手!

        夜星沉发劲的瞬间就震破他黄堂的数招拦截,更在他力道将发未发时,闪电制住他的要害。夜星沉的一只手比冰都要寒冷,瞬间凝结了黄堂的全部热力。

        他不过出手两招一虚一实。

        虚招迫得徐先生、秦奋来不及救援,然后轻易的就拿下了黄堂。

        胜负已分。

        单飞、孙尚香互望中,都看出彼此的震撼之意。他们早知道夜星沉深不可测,可实在没有料到夜星沉对冥数其余的话事人几乎呈碾压性的优势。

        徐先生脸色发黑,秦奋神色中沧桑之意更浓。

        堂中静寂片刻。

        所有人都望着夜星沉的右手,知道凭他的武功,只是收拢之间,黄堂的性命就到了终结!

        黄堂终于忍不住无边的恐惧,哑声道:“要杀就杀!”

        夜星沉笑笑,右手缓缓离开了黄堂的喉结,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慢悠悠的负手回转到石桌旁落座。

        众人怔住。

        黄堂更是出乎意料,没想到夜星沉竟会轻易放弃这种占优的局面。紧紧的盯着夜星沉的背部,黄堂神色略有犹豫。

        夜星沉背部已现空门,他若是反击,如今正是最佳的时机。直到夜星沉坐下时,黄堂仍旧纹丝未动。

        半晌,夜星沉微笑道:“我说过了,我控制不了别人想什么。可是、我能控制自己的举动。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黄堂,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冥数屹立异地两千年,靠的绝不是机心和勾心斗角。”

        黄堂面红耳赤。

        夜星沉不用再说什么,他的举动已证明了一切。

        若要对黄堂、徐先生、秦奋三人不利,夜星沉看起来时刻都有机会,既然如此,他何必费尽心思的等了这久下手?

        众人默然。

        黄堂嘴唇喏喏,却再也吐不出一字。

        夜星沉转望远方凝立不动的孙策道:“孙将军,冥数对孙家,也不是什么想要鸠占鹊巢,而是实在苦于天下百姓的无奈,希望孙家一统天下后,能破除百姓这个痛苦的循环。”

        “怎么破解?拥护当今天子刘协吗?”孙策亦像震撼夜星沉身手,也像信了夜星沉所言。

        夜星沉摇头道:“非也。无论拥护哪个为帝,无非是进入千百年丑陋的循环罢了,又有什么意义?”

        孙策怔住。

        他虽见多奇事,但毕竟是古代的想法,除了拥立某人为帝后,他实在想不出夜星沉还有什么其它方法。

        “事到如今,徐先生倒无妨将冥数的想法和孙家详细说说。”夜星沉轻松道。

        众人暗自舒了口气,不想剑拔弩张的情形会被夜星沉这样轻松化解。

        徐先生略有尴尬,咳嗽一声道:“以宗主和我之意,如今汉天子刘协虽有小聪明,却无大智慧,眼下刘协年纪轻轻不想着天下安宁一事,却只想从曹操手上抢回权利。此子权利心重,无论夺权成或不成,难说是天下幸事。”

        顿了片刻,徐先生昂首道:“冥数已知道帝王之制无非是权利私心的顶峰状态而已,于百姓没却没什么意义。天下自有生以来,何尝定了名姓?历代所谓的正统天命所归,不过当权者愚弄人心的想法。”

        孙策、孙尚香微有惊诧。

        这二人都是当世少见有见识之人,但听徐先生所言,还是感觉难免惊世骇俗。

        这等言论若是抛出去的话,只怕不知会被多少儒生炮轰。

        单飞却想冥数不愧是冥数,这种想法传承远古,反倒更高明一些。

        三皇之时,本是能者当政的策略,实际上已和乌托邦中的设想很是相似,所谓的忠君思想是汉朝独尊儒术后,才是愈演愈烈。

        儒术大思想已是很先进的思想。

        可历代都是当权者自己不遵守、却让老百姓规规矩矩的照做有什么作用?

        单飞是现代人,思想亦是现代,对自己曾说的观念从未动摇你腐朽到极点,无论怎么竭尽全力的抓取,还是难免崩坏的后果。

        烂根的树猴子都不抓。

        那面徐先生又道:“可当权者本应为天下百姓着想,亦应由为天下百姓考虑的人来统治。冥数眼下的制度很是惊世骇俗,却很是公平。若冥数助孙家平定天下,大可不用抱残守缺的拥立个权利熏心之人为帝。如果孙家一统天下后,冥数希望孙家采用冥数的方式统治天下,甚至将这方法传承下去不断改进,终究可找到破除百姓苦难之道。”

        众人惊诧。

        单飞暗想冥数若真的如此设想,对天下百姓来说倒算是个好事。

        事实证明,皇帝问题极大。可若真的这般作为,那华夏不是两千年前就开始民主起来?

        虽说这也不见得是解决天下苦难循环之道,不过总算先进一步。

        单飞转念间,不由向孙策望了眼。

        良久,孙策才道:“我听黄堂所言,本有点怀疑冥数的用意。可见宗主所为,倒相信冥数所为的确是为了天下的百姓。”

        黄堂冷哼一声,再没反驳。

        夜星沉却是微皱下眉头。

        “当年孙策不知轻重,很多事情都是率性而为,如今想来,孙某为求目的,其实也伤害了许多无辜之人。”

        孙策言语中沧桑且带着悔意,“可孙策平生所愿不过是为了实现家父的志向,孙策当年担当重任本是为了让孙家不被人小瞧,让孙家人亦不用向别人再卑躬屈膝”

        徐先生神色凝重。

        夜星沉亦是沉默。

        二人都是聪明之人,已知孙策要说什么。

        单飞在此间所知最少,可闻言知意,心口发紧原来方才的一点冲突,不过是饭前开胃的小菜而已,他们真正的危机,恐怕是从这一刻才算真正的开始.

        s:求票!求订阅!看到很多书友想法都不错,还请加油猜测!.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http://www.jtjrfi.com.cn/books/2/2909/890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