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五胡明月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假道伐虢之计(三)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假道伐虢之计(三)


        刘琨不可能不心动......

        只要占据了大义的名分......

        哪怕只是口头上的出兵勤王......

        王浚也不敢再为乌丸战士的事情与他反目成仇!

        只要暂时没了王浚的威胁......

        那么拓跋猗卢也就没了继续侵占晋昌城的借口......

        只要再放低点姿态,好好与拓跋猗卢周旋,想必并州的局势就会慢慢扭转过来......

        刘琨想明白这些,再次看向令狐盛的时候,已然是带着嘉许之色......

        “老臣建议主公可以亲自去一次代郡与拓跋猗卢见上一面,然后当面呈送公主殿下的檄文,一起商讨一下合兵勤王的事情!”

        “不可!万万不可啊!主公绝对不能亲自前往代郡!主公!这其中定然有诈啊!”&1t;i>&1t;/i>

        令狐盛哪里想得到徐润会突然血口喷人,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恨不得当场砍死徐润这个畜生!

        “主公!现在的局势,除了主公亲往代郡,亲自面见拓跋猗卢,把所有的误会和隔阂都解释清楚,才是上上之策啊!”

        “扑通”一声!

        徐润竟是直接跪在了刘琨的面前,并且声嘶力竭地哀嚎道:“主公!这是假道伐虢之计啊!一旦主公去了代郡,一定会被拓跋猗卢扣押下来!只要挟持了主公,那他拓跋猗卢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夺取整个并州啊!”

        “简直胡说八道!拓跋猗卢凭什么扣押主公?!他要是敢那样做,就算夺取了并州也不可能坐得长久!”

        “令狐盛!这种骗小孩的鬼话也亏你说得出口?!拓跋猗卢是什么人?!你和祁氏之间又有什么交易?!非要让主公在这种危急时刻自己送上门去找死?!主公!令狐盛其心可诛啊!主公一定要明察啊!”&1t;i>&1t;/i>

        “你!血口喷人!拓跋猗卢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之事!”

        “令狐老大人为何老是要帮拓跋猗卢说话?!难道一个祁氏还不够老大人依靠的?!如今眼见拓跋猗卢势大,所以就想改投拓跋猗卢?!主公对你们令狐一族不薄啊!你竟然想卖主求荣?!”

        “简直荒谬至极!我令狐盛对主公一片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主公明鉴啊!就算拓跋猗卢最后没有扣押主公,那也是包藏祸心啊!一旦拓跋鲜卑的大军进入我们并州腹地,会不会直接攻打晋阳城?!又会不会利用勤王的名义进入魏郡之后,就立即趁邺城太守刘演和安阳令邵续等人不备,直接动袭击!?”

        “这怎么可能?!”&1t;i>&1t;/i>

        “怎么不可能?!主公!若是果真如此,魏郡沦陷之后,拓跋鲜卑一定会从魏郡和代郡两面夹击我们!到了那时候晋阳危矣,主公危矣啊!”

        令狐盛听着徐润这些像是丧心病狂一样的危言耸,早已是气得浑身颤!

        可徐润的话也是句句诛心,并非完全不可能,反而还细思极恐......

        正当令狐盛极力平复着情绪,想要再做一番解释的时候,徐润竟是突然从怀中摸出了一封血书......

        “主公!这是令狐泥写给拓跋猗卢的血书!上面清清楚楚写明了令狐盛命令其子令狐泥向拓跋猗卢投诚的原委!主公啊!徐润原先根本不相信令狐老大人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之事!所以之前一直没有拿出来,就是怕冤枉了老大人!可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1t;i>&1t;/i>

        “徐润!你这是栽赃陷害!我儿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哼哼!那令狐泥现在何方?!新兴郡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是令狐泥突然失踪了!难道这还不是他做贼心虚,眼见被我的人抓住了实证,才会仓皇出逃!”

        令狐盛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令狐泥会无缘无故反叛刘琨,可徐润手上这封血书又该怎么解释?!

        令狐盛想要解释,更想告诉刘琨他儿子令狐盛此刻就在他的府上,可那岂不是就如同坐实了他令狐泥有罪?!

        要是刘琨恼怒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杀了再说,那可如何是好?!

        刘琨却是已经等不下去了,尤其看着令狐盛犹犹豫豫的样子,更是直接走到了徐润的身边,一把拿过了血书,仔细端详了起来......&1t;i>&1t;/i>

        “主公!这血书上全是极尽阿谀奉承之词!还说他令狐盛要帮助拓跋猗卢称帝啊!”

        令狐盛听着徐润这话,简直犹如五雷轰顶!

        说什么他要帮拓跋猗卢称帝?!

        这根本就是要灭他令狐满门的阴谋啊!

        “主公!令狐一生为主公鞠躬尽瘁,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卑鄙龌龊之事?!还请主公还老臣一个清白啊?!”

        “那你儿子令狐泥现在何方?!你可知道?!”

        “这......,这......,老臣......”

        “报!!!不好了!新兴郡急报!邢延突袭晋昌城,击败了拓跋六修!”

        “混账!击败了拓跋六修不是好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坏事?!”&1t;i>&1t;/i>

        “徐大人!邢延竖起了反旗,投靠了匈奴人!新兴郡沦陷了!”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没有人抵抗吗?!”

        “令狐泥不知所踪,新兴郡众将群龙无,根本无人抵抗啊!”

        一刻钟之后,梁州,某个村庄......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家中还有老母啊!”

        “啊!啊啊!不要过来!你们这帮畜生!放过我的女儿吧!”

        “少主!要不要全部杀光?!”

        “不用!继续寻找村庄,把他们往成固城那边赶!至于女人......,你们自己看着办......”

        傍晚时分,梁州,成固城的城墙上,火把三三两两,巡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娘的,怎么又下雪了?!你看看着城墙下面积起的雪,都快比城头还高了!”

        “哈哈哈,要不一起撒泼尿把积雪尿憋了?!哈哈哈!”

        “嗖”的一声!

        原本还在哈哈大笑的巡逻士兵,顿时应声倒地!

        “敌袭!是敌袭!”

        可接下来像了疯一般冲击城墙,并且在城墙下留下无数尸体的却只是一些流民百姓......

        成固的守军好不容易击退了一波攻击,去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

        无数的铁骑突然嘶吼着冲杀了出来,然后踏着流民的尸体,直接冲上了城墙!

        “是......,是卢水胡!”

        “快!快去梁州城报信!卢水胡又杀回来了!”

        (本书唯一群号:壹3捌玖3零伍玖捌)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8/18810/9945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