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第六百零一章 亲自执法!

第六百零一章 亲自执法!


        时钊很快就准备好了车子,我当即让人将牧逸尘带到车子里去。>

        牧逸尘知道去到八爷的墓地上将意味着什么,亡命地挣扎,口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响声。

        八爷的墓地意味着将会成为刑场,处决牧逸尘的刑场。

        不论公私,牧逸尘都必死,以南门的帮规来说,他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从个人感情来说,他杀害八爷也绝不可饶恕。

        他的脊椎断了,挣扎也变得很无力,小弟们基本上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将牧逸尘带上了车子。

        原本我是想在酒吧中解决牧逸尘。不过远没有在八爷墓前解决更有意义。

        上了车子,开了一会儿,我看到一家专门卖香烛的店铺,便让人停下车子,进去买了香烛纸钱,带倒八爷坟上去。

        八爷丧礼当日,我被迫提前离开殡仪馆,没有参加八爷的丧礼,也没能亲自送八爷上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遗憾,今天正好去拜祭一下八爷。

        到了山下,因为车子无法上山,我们便将车子停在山下的马路边,随即押着牧逸尘往山上爬去。

        在半山腰的时候,丁蟹打来电话催问情况,我跟本不耐烦理他,在龙哥回来后,他已经没有什么把柄能让我忌惮,当场就挂断了电话。

        丁蟹不爽,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我接听电话后,就直接爆了粗口,丁蟹也毫不示弱,和我爆粗口,双方最后火气都给撩了起来。

        丁蟹放狠话,说我光头坤屌个几把,以前他出来混的时候,我还在吃奶呢。

        我说丁蟹你个老杂种,老子混的时间没你长,可比你混得好。不服?不服来西城区砍我!草!

        我再次挂断了电话,别说我太屌,实在是丁蟹这种人不值得我尊重。

        从来我一直秉承一个宗旨,做人不忘本,出来混必须做到三件事,够狠,讲义气,兄弟多,可是讲义气也得看什么人,自己人当然讲义气,可是外人,他么还讲义气我不是傻逼?

        对丁蟹这种人,更没必要给他什么好脸色。

        到了八爷的墓前,我看到的是一座宏伟的墓碑,郭家不缺钱,而且在我们这儿有一个很不好的习俗,那就是死人的墓碑也得讲排场,攀比,郭家自然也不会吝啬钱,所以墓碑非常的宏伟大气,远看就像是一栋小房子。

        在墓碑上刻了很多人的名字,郭婷婷作为八爷的独生女位列第一,其后是南门的成员,依照级别从高往下排列。牧逸尘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八爷的准女婿,和郭婷婷的名字并列。

        而我,因为当时已经离开南门,并且被认为是杀害八爷的凶手,自然没有机会在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

        到了墓地,所有人的表情都庄重肃穆起来,不论是敌是友,八爷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我在墓前点上蜡烛,在蜡烛上点了香,站在八爷面前鞠躬,心里和八爷说了很多话。

        我想起了八爷临死前满怀期待地跟我说,希望我回南门,让我当代龙头,并表达出对当初怀疑我的悔意。

        也许他没有怀疑我,也许我没有离开南门,牧逸尘就不会失去制衡,搞出这么多的事情。

        这也许就叫造化弄人,我开始有些相信命了,以前我一直认为我是南门的鹞子,可以为南门抛头颅洒热血,但现在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我也开始有了私心,甚至可以说是野心。

        我深深的三鞠躬,小弟们也跟着我齐齐鞠躬,再鞠躬过后,我便将香插在墓碑前面的香炉里,咬了咬牙关,心冷了下来,说:“八爷,今天我将为你亲手报仇!”

        说完转身。说道:“将牧逸尘带上来。”

        牧逸尘知道自己将要死亡,满眼的都是恐惧,全身发抖,不断挣扎。

        小弟们将牧逸尘带上前来,我招了招手,时钊抵上了一把家伙,亮铮铮的家伙。

        在下午的时候,天气开始转为晴朗,此时已是黄昏,夕阳斜挂西山头,微弱的光芒照射在刀身上,使得刀身反射着令人胆寒的杀机。

        牧逸尘更加害怕。想要挣脱逃走,被我的人死死控制住。

        我握着刀走上前,一把揪住牧逸尘的衣领,厉声说:“牧逸尘,现在我为八爷报仇!”

        话一说完,手中的尖刀狠狠地扎了下去。

        嗤!

        我拔出刀子,小弟放开牧逸尘,牧逸尘的身子便软倒在了地上,跟着抽搐起来,瞳孔逐渐放大,最后手脚一伸,彻底没了动静。

        牧逸尘死了!

        我仿佛卸下了千斤的重担。可是心里并不算高兴。

        这并不是我希望的结果,我更希望八爷没死。

        “坤哥,不用太难过,八爷泉下有知,知道你为他报了仇,一定会很高兴。”

        时钊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了点头,随即说:“咱们下山吧。”

        ……

        牧逸尘终于死了,我心里好受了很多,可是接下来等着我的还是一个烂摊子,复杂的局面。

        郭婷婷在南门中没有了话语权,我该不该帮她重新掌权?

        南门内部再次出现了剧烈的矛盾。丁蟹以为牧逸尘死了,他是护法职位最高,应该暂代龙头的职务,可是夏阳和谢风也都有野心,对丁蟹表示不服,三人都想担任代龙头,因而产生了争执,虽然没有马上爆发争斗,但以三人的野心,距离爆发全面内讧也已经不远了。

        我闯到郭婷婷和牧逸尘婚礼现场,将牧逸尘抓走的事情当天就在良川市道上传播开来,很多人终于明白。牧逸尘其实才是杀害八爷的凶手,都在骂牧逸尘不是东西,简直是个败类,娶八爷的女儿,还害死八爷,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相应的,我的名望再次大增,好多人都在说,想不到一直以来对八爷忠心的还是我莫小坤,八爷当初亲手将我逼出南门,现在我还以德报怨,帮八爷报仇。好评如潮。

        宁公知道这件事后非常担心我的立场,第二天就打电话让我过去谈话。

        到了后,宁公对我更是客气,亲自招呼我坐下,亲自发雪茄,亲自给我打火。这样的礼遇绝对是史无前例,就连唐道当初也没有享受到,毕竟宁公可是社团的龙头啊,给手下的人打火,别人会怎么看?

        当然,表面上的礼遇并没有让我冲昏了头脑,宁公什么人,我还是很清楚的。

        宁公随即笑着问我:“小坤啊,听说你又干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整个良川市轰动了。”

        我笑着说:“宁公,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做了一件我该做的事情。”

        宁公说:“南门的事情。你没必要这么拼命啊,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带了几十个人就去南门的地盘搞牧逸尘?”

        我说道:“宁公,您也知道我这个人,我做人向来是有恩必报,八爷生前对我有恩。他被人害死,不管怎么样,我都得为他报仇。而且这样做,对我也有利,至少洗白了我杀八爷的罪名。”

        宁公笑道:“说得也是,对了,我还听说八爷的女儿没有回去,她和你在一起?”

        宁公终于说出了他最担心的问题,怕我和郭婷婷走在一起,改变我的立场,脱离兄弟会。

        我笑着说:“宁公,您也知道南门现在的情况。现在南门当权的大哥哪个不想她死,所以她是不能回去的,所以她只能待在我的地盘,才能保证活下去,这也是我看在八爷的面子上做的最后的一点事情。“

        宁公说:“南门的情况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确实已经无法挽回了。你最好不要再掺和进去。还有,小坤啊,可能话说得难听了一点,但你得记住。”

        我笑道:“请宁公教诲。”

        宁公说:“做人可千万不能摇摆不定,两面三刀,否则的话,是没有好下场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2/12627/26923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