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处理唐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处理唐钢!


        我听到小弟的话,心想也不知道时钊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多带点人过去也好,当即一脚踩下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说:“你快去。    .”

        那小弟当即打开车门,跳下车,冲进了夜总会,到了夜总会大门口,和门口的两个看场小弟说了几句话,夜总会的看场小弟便快冲夜总会里面喊了几句话,跟着七八个人从里面冲了出来。

        夜总会的看场小弟们快步走到我的车边,向我打招呼:“坤哥。”

        我点了一下头,说:“有点事情,快上车。”

        “是,坤哥。”

        那几个小弟便上了停在夜总会楼角的一辆破面包车,启动了车子。

        在西城区我的地盘内,所有的娱乐场所都是我的人在看场,所以即便是已经抽调了大部分人马的情况下,我依然有召集大批小弟干架的能力。

        在西城区,可以大胆的说句话,我跺一跺脚,就能让西城区抖三抖。

        所以宁公才不得不任命我为西路元帅,即便是抓到了我,也得想办法先削弱我的实力,只等将我手下的骨干全部换成他的人后,才敢对我下手。

        因为时间紧迫,我也不可能一个场子一个场子的去叫人,便只带着目前叫到的人赶往南城区。

        行驶了五六分钟,手机铃声在车里响了起来,刚才借我手机打电话的那个小弟惊喜地道:“坤哥,钊哥打电话过来了。”

        我心中一震,急忙说:“快把电话给我。”

        小弟从后面递上电话,我一手拨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接听了电话。

        “喂,时钊,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说。

        时钊说:“坤哥,我们刚刚打算撤离南城区,就遭遇了夏阳和谢风的堵截,和他们干了起来,刚刚才逃离。”

        我诧异道:“你们和他们干上了,情况怎么样,咱们的损伤大不大?”

        时钊说:“我们没打算硬拼,尽量避战,只十多个人受伤,不算惨重。”

        我说:“唐钢呢,他没逃吧?”

        时钊说:“还在我们手上。”

        我说道:“那就好,我在去南城区的路上,你们在哪儿?”

        时钊说:“我们快到西城区了。”

        我说:“嗯,那我们在路上遇。”

        挂断电话,我就继续开车往前赶,心中却在盘算,今晚我的人虽然和南门的人遭遇上了,但打得不算激烈,宁公会不会继续先前的计划,和南门开战呢?

        如果宁公选择继续开战,那么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给予宁公迎头痛击的时机。

        想到这儿,我选择了观望,和时钊等人会合以后,看看形势再决定是不是选择出手。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一点钟,距离天亮还有五六个小时,但我感觉到在这短短的五六个小时中肯定还会生一些事情。

        今晚的良川市不太平啊。

        开着车子行驶了十多分钟,就感觉车灯自对面公路上照射而来,有点刺眼,一条长长的车队出现在对面的公路上,可能是我的人。

        “叭叭叭!”

        我连按了三声喇叭,向对面打招呼,如果对面是我的人,肯定会同样回应。

        不一会儿,对面也鸣了三声喇叭,我当即将车停靠在路边,随即打开车门,下了车。

        当先一辆轿车开了过来,在我面前停下,紧跟着车门打开,时钊、赵万里、李显达等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冲到我面前,激动地说:“坤哥,你没事太好了。”

        我说道:“我没事,不过天凡他……”

        下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时钊等人都已经明白了意思,纷纷叹气,说:“坤哥,你能跑出来就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唐钢呢?”

        赵万里说:“在车子里,我让人将他带上来。”

        我点头答应一声,赵万里便回头招呼:“将唐钢带上来。”

        后面一辆mpv的车门打开,四五个小弟将被五花大绑的唐钢推下车,跟着带到我的面前。

        我看向唐钢,只见得他鼻子嘴巴都破了,脸颊浮肿,衣服上印满了脚印,显然挨了打,淡淡地问了一句:“唐钢,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唐钢看了看我,苦笑道:“坤哥,我也不想,只是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唐钢和我认识是指我刚出道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一个软弱的学生,陈天燕子那样的小角色都能骑在我头上拉屎,他第一次出手帮我,是因为西瓜,我当时被燕子的人追,他带人冲了上来保我。

        后来,我被燕子们追杀,他为了去救我,还被燕子砍伤住院,之后他出院想离开学校展,将手下的人马交给我带,也是我最初的班底,二熊就是那时候才开始跟我的。

        我想到这些事情,心中有些难过,我们是兄弟,也曾肝胆相照,也曾为了对方,可以两肋插刀,可是他却背叛了我,还上了我的女人。

        我转身对时钊说:“给我一支烟。”

        时钊递了一支烟给我,随即亲自帮我点火。

        我点上一支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说:“你认为我该怎么处理你才好?”

        “杀了他,杀了他……”

        小弟们的呼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说实话,我想放唐钢一马,念在以往的交情上,可是想到宁采洁被他那个过,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割一般难受,一个是兄弟,一个是我的女人,我该怎么抉择?

        杀了唐钢,我心里未必好受,不杀唐钢,宁采洁那儿也交代不了。

        唐钢表现出了硬气的一面,他在我之前,就是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猛人,到现在跟我南征北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战斗的洗礼,比以前更有一种成熟的气息。

        他说道:“坤哥,给我解开绳子,给我一把刀吧。”

        我看了看唐钢,知道他心中已萌死志,想了想,说:“帮他解开绳子,给他一把刀。”

        时钊说:“坤哥,万一他……”

        我挥手打断时钊的话,说:“照我的话去做。”

        时钊当即走上前,嗤嗤地声响,用一把刀子割开了唐钢身上的绳子,将刀子递给唐钢,说:“唐钢,坤哥给你机会,你自己识趣点。”

        唐钢提着刀子,环视四周,满脸的都是苦涩的笑容。

        “自杀吧,唐钢,你背叛坤哥,就该死!”

        “唐钢,临死前雄起一次,免得我以后看不起你。”

        “唐钢,快动手吧!”

        小弟们纷纷叫道。

        唐钢苦笑道:“我最后悔的是那天喝下那杯酒。坤哥,我对不起你,这就给你一个交代。”说完眼神一狠,扬起手中的砍刀就往脖子撩去。

        “当!”

        眼见得唐钢就要在我面前自杀谢罪,我本应该觉得痛快才对。

        可是心里却万分不忍,最终还是忍不住夺过身后一个小弟的砍刀,将唐钢的刀子击飞出去。

        唐钢无比诧异地看着我,说:“坤哥?”

        小弟们也是意外无比,纷纷看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阻止唐钢自杀。

        他勾引二嫂,背叛我,应该死,可是我却明白,这并不是他的本心,他被宁公算计了,在酒里下药。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那烟雾吸进肺里呛得我有点难受,随即咬了咬牙,背转了身子,淡淡地说:“留下一只手,赶紧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坤哥,不能放他走啊。”

        时钊听到我的话,立时叫道。

        我叹了一声气,说:“今天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兄弟,不想再失去第二个兄弟。让他走吧。”

        那一种心痛没人能懂,我不知道这条路走下去,身边还能剩下几个人。

        也许,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吧。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2/12627/17266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