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第五百零三章 玩出了艺术

第五百零三章 玩出了艺术


        所有人的感觉都是我的刀不是很快,可是却能让戒色毫无还手之力,这并非是戒色让我,而是我的刀虽然不是很快,但不疾不徐,度恰到好处,秉承了方丈师父的一个理念,那就是出手还留了三分力。

        在没有绝对把握前,我是不会出全力的。

        并且我一口气攻出的三刀,犹如一代书法大家的狂草,笔画之间勾连,浑若一体,没有任何破绽。

        这一刀横扫,虽然不是很快,可是仍旧让戒色只能退避,而没法还手。

        第三刀扫过去,戒色胸前的衣服更是被生生划破,虽然没有受伤,却已经令戒色狼狈无比。

        “好!”

        尧哥拍手为我喝彩,他是高手,自然看得出我已经占据主动权。

        不过戒色虽然狼狈,可他依旧是高手,应变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我虽然以行书的手法,大关刀刀势绵远不绝,但始终没法将戒色击败,只是将戒色逼得不断后退。

        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攻出整整十六刀,十六刀刀刀相连,绝无任何破绽,戒色也被逼得退了几十步,竟然从院子中央的位置,退到了门口。

        “戒色,你不行啊,这么怂,干脆认输算了!”

        时钊在旁边嘲笑戒色。

        这话却是将戒色惹火了,戒色忽然狠,眼见我的一刀再砍过去,猛地一个闪身,挑到一边,跟着一铲往我头部砸来。

        我急忙一刀横扫,想要和戒色硬碰。

        当!

        大关刀与戒色的月牙铲猛烈相撞,不过这一铲我明显准备不足,仓促起的一刀,力道不是很充分,可戒色却是蓄力一击,因此这才一碰上,我的大关刀就被撞得往回弹来。

        戒色一步抢上前,转身,以铲柄狠狠地往我砸来。

        月牙铲最厉害的地方莫过于尾都开刃,都可以对敌人造成严重伤害。

        我的大关刀被挡开,再要以大关刀来挡已经不可能,当场被吓了一跳,慌忙脚下一蹬,身子往后跃开。

        我这一退,攻守之势登时转换了过来,戒色挥舞月牙铲展开一阵猛烈狂攻。

        他在月牙铲上的造诣也是不同凡响,月牙铲的优势在他手中得到完美体现,时而以铲头攻击我,时而用铲尾袭击,总之,攻势一波接一波,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一战,我总算体验到了什么是高手对决,任何一个小的疏忽,都有可能被对方无限放大,甚而决定胜败关系。

        因为经验欠缺,在被迫防守的情况下,我越来越感觉到乏力,仿佛大关刀都不受我控制,空有一身武力可是却毫无用武之处。

        “倒下!”

        戒色一声暴喝,一铲往我面门戳来。

        他的这一铲来势迅疾,我只见得寒光扑面,本能地低头躲开,但也就在我低头的时候,戒色一铲就势横扫,砰地一声响,我只感到手臂传来剧痛,仿佛要断裂一般,身体失去重心往地上栽倒下去。

        当!

        戒色一招将我击倒,月牙铲猛击地面,手柱月牙铲,冷笑道:“莫小坤,你虽然还算不错,可还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

        我看到戒色的样子,心中恼火无比,不就占了一点小便宜,装什么逼?一咬牙,手柱大关刀,站起来,说:“再来!”

        “再来结果也是一样!”

        戒色冷笑道,最后一个字吐出,抢上来就是一铲。

        看来戒色通过刚才的打斗已经看出了我的弱点,经验不足,在失去攻势的时候,根本挥不出正常水平,因而再不装逼让我先手,直接开始强攻。

        我眼见得戒色一铲扫来,急忙双手举起大关刀,斜往上顶。

        “锵!”

        我只感到手心巨震,将戒色的月牙铲招架住,随即顺势一刀横扫过去,戒色来不及收铲回档,只能往后跳开,我不给戒色喘息的机会,抢上去就是一阵强攻。

        戒色本想出手抢占先机,可是没想到反被我夺走了主动权,登时变得局促起来。

        我心中寻思,我要论经验和技巧,明显不如戒色老到,反不如自己玩自己的,说不定反而能收到奇效。

        想起在碧云寺中练习刻字,比较顺手,干脆就画起了大字,一篇将军令自然而然地经我的手画了出来。

        当然,我要这么做,有一个先提条件,那就是必须保持碾压之势,一旦被戒色打乱了节奏,一篇将军令自然不可能完整的画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人现问题,但在我画了四个字后,便有人现问题了。

        “坤哥怎么好像在写大字啊,你看那笔画!”

        “好像真的是啊,那个是大字,这个是漠,又写落字了。难道是大漠落日,残月当空?将军令!”

        “我靠,坤哥不愧是读书人,高中文凭,这刀法都玩出艺术来了。”

        “牛逼,坤哥这都能想到。”

        随着有人现我在写字,惊呼声登时此起彼伏。

        大漠落日,残月当空;日夜听驼铃,随梦入故里;手中三尺青峰,枕边六封家书;定斩敌将级,看罢泪涕凋零,报朝廷,谁人听?

        一篇将军令在我手中画了出来,仿佛我整个人都揉进了这一篇将军令里,脑中不由涌起金戈铁马的画面,慷慨激昂,热血沸腾。

        将军令!

        最后一个令字的一点,我收回大关刀,再猛地一下长驱直入。

        当!

        戒色横铲来挡,他虽然成功以月牙铲挡住了我的大关刀,可是这一刀,我尽出全力,刀上蕴藏的力道前所未有的大,月牙铲当场往后震荡,撞在他的胸口上,而我的大关刀的刀尖也刺入戒色的胸膛,鲜血顺着伤口往外翻涌。

        “好!”

        “坤哥,这一刀漂亮!”

        “坤哥居然赢了,哈哈哈,大财了!”

        现场一片欢呼。

        宁采洁在一边拍手,欢欣鼓舞。

        我看向戒色,淡淡地说:“戒色,服了吗?”

        戒色咬了咬牙关,说:“莫小坤,你怎么可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进步这么大?”

        他很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进步这么快。

        我笑道:“好叫你知道,这个世界藏龙卧虎,不是只有你戒色一个人厉害。我以前一直隐藏实力呢,你以为我真不如你?你以为我能混得比你好,真的是靠运气?”

        说完,我心里忍不住笑穿了肠子,我以前当然不是隐藏实力,是真的不行啊,不过戒色这么好奇,没道理告诉他啊。

        “啪啪啪!”

        宁公拍着手,笑着走来,说:“小坤,你的表现很不错,从现在开始,应该没人再怀疑你当西路元帅的资格,足以证明,我没看错人。啊!今天我要输不少钱,不过我高兴,你的表现完全出了我的预期,你将会是我们兄弟会的骄傲,今天的比试到此为止吧。”

        我笑着谦虚道:“宁公太夸奖了,我也只是碰巧赢了而已。”说完收回了大关刀。

        宁公说:“你刚才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玩刀还玩出艺术来了,有意思。走,先进去喝酒。”

        我笑道:“好。”

        宁公随即让随从将下注的钱全部赔了,带着我们进了天字一号房。

        戒色输了,一直咬牙切齿,很不服,他受伤只是其次啊,最主要的是输给了我,他本来还想在宁公面前战胜我,证明他比我强,可哪知道我早已不是几个月前的软脚虾,吃了一个大亏。

        而我终于扬眉吐气,我一直被人诟病身手不强,可是我今天却堂堂正正的战胜了戒色,而且用小弟们的话来说,玩刀还玩出了艺术,一篇将军令就赢了戒色,想想以后又有可以吹流弊的资本了。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2/12627/1726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