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主动出击!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主动出击!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壮被戒色的风衣罩住,在大壮伸手将衣服拿开的时候,戒色已经冲到大壮身前,左右开弓,呼呼地带起几道劲风,往大壮脸上打去。

        大壮才将戒色的风衣拿开,露出头,就看到戒色的拳头如雨点般砸在大壮脸上,大壮连连往后倒退,戒色再跳起来一脚射中大壮胸口,大壮登时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眼见得戒色抬起右脚,脚上仿佛装了弹簧一样,一脚又一脚地往大壮踢去。

        大壮举手慌乱的格挡,还是不免中了两脚,两边脸颊印上两个脚掌印。

        连挨两脚,大壮彻底火了,大吼一声,握紧拳头,硬着戒色踢去的脚掌,又是狠狠地一拳。

        “砰!”

        戒色往后连连倒退,紧跟着双脚落地,刚才挨了一拳的右脚只以脚尖点地,脚跟却是虚抬起来,显然戒色受了重创。

        大壮紧跟着爬起来,提着两个小碗大的拳头,径直往戒色逼近。

        戒色似乎有点怕大壮了,竟然往后退缩。

        退缩之间,右脚仍旧脚尖点地,一瘸一拐的。

        眼见得大壮便要和戒色再次开打,几个条子从里面走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老远喊话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戒色往条子们看了一眼,脸上明显露出放松了的表情,随即挤出笑容,说:“警官我们在这儿叙旧……”

        “砰!”

        可谁也想不到,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大壮的一拳狠狠击中他的小腹,直接将他整个人砸得往后倒飞,跟着趴在了地上。

        “呃!”

        戒色闷哼一声,一张脸变成了酱紫色,非常痛苦。

        一般人看到条子出来,自然会收手,可大壮不是一般人,他的智商只和十岁的孩子差不多,自然不晓得条子的权威。

        而我在刚才的命令还存留在他的脑海,所以戒色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拳。

        戒色随即愤怒地盯着大壮,说:“你……噗嗤!”

        口一张,一口血狂喷出来,戒色再受严重的内伤。

        刘洋看到戒色受伤,大惊失色,急忙冲上去扶大壮。

        戒色推开刘洋,强撑着站起来,森然道:“你敢在警官面前动手?”随即又是叫道:“警官,有人打我!”

        话还没说完,大壮又是一拳往戒色打去,这一下戒色有了防备,急忙往后跳开躲避。

        大壮还要再上前打戒色,我寻思在条子面前动手终究不好,便叫道:“大壮,住手,回来。”

        莫大壮听到我的指令,立时转身往回走来。

        门口那几个条子看到是我,因为以前莫太平的关系,都给我面子,所以纷纷假装没看到,说:“走,去吃饭去。”

        “待会儿去哪儿吃啊。”

        “香满楼不错。”

        “富豪酒家吧,那儿的带皮牛肉好吃。”

        几个条子说着话,往街口走去。

        戒色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由之前的酱紫色变成了惨白色,站起来后干咳几句,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说:“光头坤,今天算你有种,咱们走!”转身往对面街口走去。

        他其实有不输于大壮的实力,在力量上比大壮稍有不如,可是却在技巧和度上远胜大壮,假如二人公平决斗,我相信输的一定是大壮。

        可他算计错误,看到条子出来后,没想到大壮是一个愣头青,根本不管什么条子,还动手,所以吃了大亏。

        至于条子的偏袒,他当然也很明白,不过陈木生和西城区警察局的人不对盘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在新的西城区探长上任之前,这一种状况会一直延续下去。

        由于条子两大派系竞争,可以想象在莫太平死了后,这个西城区探长的位置必定会成为两大派系争夺的重要点。

        戒色带人走后,时钊再次对大壮的实力赞不绝口。

        只有亲自对上过戒色的人才会明白,这个人真的很强,我手下的人中,只有一个大壮能和他相提并论,包括我自己,要想和戒色单打独斗还是差了不小的一段距离。

        其实就算是大壮对上戒色,正常情况下也是不容乐观。

        根据我的消息,刘洋是观音庙话事人,这边西城做主的应该是刘洋,可是照戒色的话来看,似乎刘洋也不是真正做主的人,真正做主的是戒色,我想到要面对这个难缠的角色,眉头更是紧皱,感觉压力不小。

        坐在回去的路上,之前想到的那个计划便再次浮上心头。

        要想和戒色正面硬干,就算能赢,最大的可能也只是惨胜,自己也讨不了多少好处,所以反间计便成为最佳选择。

        要行使这一个反间计,关键的一个因素在于萧天凡,萧天凡会不会嫉妒戒色取代他的位置,直接关系着我能不能成功行使反间计。

        开了一会儿车,我一边拨动方向盘,一边说:“时钊,这几天你除了看好金龙洗浴中心外,另外再去办一件事情。”

        “坤哥,什么事情?”

        时钊问。

        我沉吟道:“你找人打听一下萧天凡和西城尊字堂的情况,看他们那边有什么新的动向。”

        时钊说:“坤哥打听他们的消息的用意是?”

        我在时钊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如果连时钊都信不过的话,也没有什么可信赖的人了,当即说:“戒色在尊字堂的地位水涨船高,已经取代了萧天凡的位置,你着重打探一下萧天凡,看他是什么态度。”

        时钊说:“坤哥是想拉拢萧天凡?”

        我点头说:“陈木生实力很强,这个戒色也非常难缠,如果能让他们内斗,咱们就会省很多事情。”

        说完顿了一顿,笑道:“我不相信萧天凡会心甘,为陈木生卖命这么多年,竟然还不如一个刚刚加入的戒色,所以萧天凡极有可能成为咱们对付西城尊字堂的一个突破口,这件事是你接下来的重点,金龙洗浴中心保持现状,维持营运就行,也不需要做出太出色的业绩。”

        在夺到话事人的位置以后,相对于稳住现在的地位,业绩就变成次要的了。

        虽然我当上了话事人,可是西城随时有可能难,战堂都有危险,当其冲的我更是处于刀尖上,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现在观音庙话事人的位置,在战堂中算得上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叶辉等人也比不上,可同样的,风险也是无比的大,陈木生要搞只会先搞我,绝不会去弄叶辉、陶曾、苏明等人。

        当然,比我还危险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尧哥,他也有可能成为陈木生枪口对准的下一个目标。

        守株待兔的策略永远不会是最佳策略,只有主动出击,才有可能掌握主动权。

        所以对于离间萧天凡的计划,我极为重视,更想早一点实施。

        回到酒吧,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距离天黑也没多少时间了,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夏娜,问夏佐回去了没有。

        夏娜告诉我,她正想打电话给我呢,夏佐知道莫太平出事后,今天打算提前下班,在夏家等我,我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和夏娜通完电话,我便开车去夏家别墅,和夏佐进行我当上观音庙话事人后的第一次会面。

        距离上一次和夏佐密谈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随着我身份的转变,以及取得的成绩,和夏佐的这一次对话所处的位置又将有所不同,极有可能知道夏佐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我一直在疑惑,夏佐到底在为谁效力,谁又有那么大的魅力,竟然能让夏佐这样的商界奇才甘心为其效力。

        或许,已经到了快揭晓答案的时候。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2/12627/17262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