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家彼此彼此!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家彼此彼此!


        满足了李小玲一次之后,我也性福的离开了李小玲家,开车去尧哥的夜总会见尧哥。

        到尧哥的夜总会外面,刚刚才停下车子,准备下车呢,忽然,砰地一声响,我的车子震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得一辆白色的宝马顶在我的车屁股上,宝马车门打开,牧逸尘从车上跳下来,看了看我的车屁股,说:“哎呀!不好意思,刹车失灵,撞了你的车子。”

        我操!

        摆明是故意的啊!

        我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被撞的地方查看,只见得尾灯烂了,后车门扁了一小块,虽然不是很严重,可心里还是很恼火,车被撞倒是小事,最主要是儿子摆明了故意撞我的车,还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当下忍不住说道:“牧逸尘,你他么的有病啊,大早上不找骂不舒服?”

        牧逸尘说:“坤哥,这么生气干什么?谁没有失误的时候?这样吧,待会儿我叫人来帮你修理好。”

        我懒得再看他的嘴脸,挥了挥手,说:“不用了,这点钱老子还付得起。”说完往夜总会里走去。

        牧逸尘跟了上来,说:“真不用啊,那多不好意思,要坤哥破费。”说完顿了一顿,续道:“哦!忘了,坤哥现在都当总经理了,这点钱自然不在乎。”

        我气得直咬牙,刚想转身骂儿子几句,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冷笑一声,忍了下来。

        和牧逸尘到了尧哥的办公室外面,正好撞见陶曾从里面出来,陶曾看到我们,便说:“尧哥在等你们呢,快进去吧。”

        我和牧逸尘当即走进了尧哥的办公室。

        尧哥笑呵呵地招呼我们在沙上坐下,随即拿起一张表,放在面前,说:“观音庙地区一共有二十个场子,麻将室八家,酒吧、夜总会、ktv等场所十二家,我将这些场子按每个月的营业额多少分成了差不多的两份,你们看看。”

        我和牧逸尘当即看了起来。

        尧哥又说:“你们现在各自经营的场子暂时没有动,原来属于谁的依旧不变。没有异议的话,就准备抓阄吧。”

        林哥以前经营的酒吧也在等待分派的行列中,我对那个酒吧比较有兴趣,因为可以方便我练习实战技巧。

        那一个酒吧也是营业额最高的两个场子之一,另外一个是金龙洗浴中心。

        表格上注明了各个场子过去三个月的营业额,数额差不了多少,倒也算相对公平。

        我看完后点头说:“尧哥,我没有异议。”

        牧逸尘说:“我也没有。”

        尧哥说:“那好准备抓阄吧。”说完挥了挥手,陶曾从边上拿来一个骰盅,递给尧哥。

        尧哥将骰盅放在桌几上,说:“里面有两个纸团,上面分别写着a和b,抓到a的便负责金龙洗浴中心那几个场子,抓到b的负责其他的场子,明白了没有?”

        “明白!”

        我和牧逸尘都是点头说道。

        “那开始吧,谁先来?”

        尧哥说道。

        牧逸尘笑道:“我无所谓,不管哪几个场子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笑道:“我也无所谓。”

        “总得有人先来吧,其实谁先都是一样,概率差不多。”

        尧哥笑道。

        我说道:“牧逸尘,你先。”

        牧逸尘笑道:“我可不想有些人输了以后说我占便宜,还是你先吧。”

        我懒得和他磨叽,笑道:“我倒不怕别人说闲话,那就我先来吧。”说完伸手过去。

        尧哥微微提起骰盅的盖子,刚好可以让一只手伸进去,却又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我的手伸进去摸了摸,便摸到里面有两个纸团,大小差不多,随便抓了一个出来,说道:“我抓了,你抓吧。”

        牧逸尘伸手进去将剩下的一个拿出来。

        “都打开吧。”

        尧哥说。

        我和牧逸尘一起打开手中的纸团,我心里其实蛮期待拿到林哥的那个酒吧的。

        随着纸团的打开,里面的字母渐渐展现出来。

        b!果然是b,我真的抽到了林哥的那个酒吧!

        看到抽到林哥的酒吧,我叹了一声,说道:“虽然我吃点亏,但也没什么,三个月后见分晓。”

        牧逸尘说:“你觉得吃亏,可以换啊。”

        我笑道:“算了,免得你以后输了不服,就这样吧。”

        抓了阄之后,尧哥和我们交代了几句,再次重复了八爷的话,让我们公平竞争,千万不要内斗,让西城的人看笑话。

        我嘴上答应,心底却很清楚,真要公平竞争很难很难。

        在尧哥的办公室里说了一会儿,我就跟尧哥道别,先出了尧哥的夜总会,上了车子,将车开到前面的巷子倒了进去,等了起来。

        刚才牧逸尘撞了我的车子,还他么的说一些漂亮话,这个仇不报怎么行?

        我刚才没有火,就是打算以牙还牙,等这个机会。

        打开车上的音响,澎湃的声浪便充斥在车内的空间,一波又一波地冲击我的耳膜。

        点上一支烟,抽了半支,就看到牧逸尘走出尧哥的夜总会,得意洋洋地上了他的那辆宝马。

        说句装逼的话,他那辆宝马没我开的奥迪a8好,只不过是一辆宝马32o,也就三十多万,还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呢,要说装逼,他还没资格。

        牧逸尘上了宝马,启动车子便开着车子冲了过来。

        他的车极快,如一道白色的闪电一样从我眼前划过。

        我在看到他的车子过去后,伸手探了一下烟灰,便握住方向盘,一脚踩下油门,驾驶车子冲了出去。

        跟上牧逸尘的车,我没有马上展开行动。

        因为干这种事情,让尧哥知道了不好。

        等出了这条街,转进另外一条街,我便开始提。

        引擎的咆哮声仿佛此刻车内的声浪一样,雄浑而有力,两旁的风景飞快地后退。

        与牧逸尘的车子越来越近了。

        我忽然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再次前蹿。

        轰地一声响,我的车子撞上了牧逸尘的车子,牧逸尘的车子失控,往街边的护栏撞去。

        又是轰地一声响,人行道的几个路人吓得尖叫着往边上跳开,牧逸尘的宝马冲上了人行道,跟着停了下来。

        我冷笑一声,将车停下,打开车门,依着车门,抽了一口烟,对牧逸尘说:“哎呀!不好意思,误将油门当刹车了!”暗地里差点笑穿了肠子,狗日的,装逼?老子也会!

        牧逸尘从车上跳下来,骂了一声草,冲到我面前,举起他的断手指着我,说:“莫小坤,你他么想搞事是不是?”

        牧逸尘的手断了以后,装了一个大铁勾,铮铮亮,非常尖锐,颇为吓人。

        我看了看牧逸尘手上的铁钩,笑道:“真不是故意的啊,不好意思,对不起,我马上让人过来修理,修理费用全算我的。”

        牧逸尘扬起铁钩,想要弄我,忽然看见叶辉带着人从对面走来,脸上立时变脸似的换上一副笑容,微笑道:“你也不是故意的,算了,我自己找人修理就成。”

        叶辉看到我们,带着人赶了上来,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们都不想让叶辉知道我们暗斗,都是笑着跟叶辉说:“没事,刚才不小心蹭了一下,修修就好了。”

        叶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牧逸尘,点头说:“你们两个都是社团比较器重的人,可别犯错误,让尧哥和八爷失望啊。”

        “不会的,辉哥放心吧。”

        我和牧逸尘都是笑着说。

        叶辉点了一下头,说:“嗯,我还有事,先走了。”

        “辉哥慢走。”

        我和牧逸尘又是笑着对叶辉说,目送叶辉离开。

        牧逸尘看到叶辉走远,咬牙切齿地说:“莫小坤,你有种!”

        我笑了笑说:“大家半斤八两,彼此彼此!走了。”说完上了车子,开着车子离开现场。


  http://www.jtjrfi.com.cn/books/12/12627/1726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tjrfi.com.cn。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
财神爷捕鱼机